• 终结

    2007-07-05

    Tag:心经

    我以为不会再有什么事情,会让自己生气,更别说是勃然大怒了。

    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祈望,人与人之间能多点宽待祥和。

    哪怕是完全不相识,哪怕只有一面之缘,能微笑相对就微笑相对,能帮得上忙一定帮。

    这是说真的。为了这,吃点亏又怎么样呢!

    可还是做不到。因为那个一而再再而三的说法,气极了。直要破口大骂,直要哭。

    那仅仅是几句无害的戏谈。对事实的陈述。不是要伤害谁。也不希望你们横加干扰。

    对此,是有权利认真的。你们都要知道,通过控制舆论控制的人心,很少很少。

    就当我执着吧。

    在自己的博客上,不指名道姓,不说三道四,却总该保留表达的自由。

    连这也难。

    在这个无序混杂的国度,为了这么点微薄的自由,我选择为自己留守。

    另辟新壤。以此作为“后十八春”时隔四年的终结。

  • 慢生活

    2007-07-02

    Tag:色戒

    门关好,任凭谁,也请别打扰。

    宣纸往书桌上一摊,拿手抚,平了整了,笔尖轻蘸墨汁,随心行云流水。

    晓乐这样打发她的午休时间。

    或者,也会什么也不做。

    在那间坐览西湖的办公室里,面朝湖面发呆。收藏湖光山色从早到晚,情雨间善变的色差和情怀。

    所谓慢生活,听了那么多,离心最近的,大约如此。

  • 生字

    2007-06-28

    Tag:色戒

    单位给每人发了本《现代汉语词典》,多少年没碰过这么大块头的词典了,真是没了印象。这就像早也不动手写字一样,见着字典和词典这类古董书,面生不说,心里竟有些莫名发毛。不得不低头,残留于学生时代读书写字的惯性,已随着过往青春被无情抽离。

    办公室里一大半人因此吃了教训。一个针对错别字而展开的整风运动,让上到校对、编辑,下到记者本人,都要为写错字而掏腰包,一个字值50块钱,波及三方,至少要共同出资150块才好买单。

    我也难逃劫难,两篇稿子里的同一个错误,被扣了100块。是为了表达一个手机套餐价格优惠,且话费低廉,遂用了“优廉”。见报后,说这样讲是错的,只有“低廉”,没有“优廉”。偏偏没有去看每天一贴的纠错表格,所以第二天的稿子里,继续“优廉”着。

    贵是贵了点,但一百块买个“汉字不得重组”的教训,还是值得。事实上,真有一些略微生僻的字,都已不熟了。

  • 西湖再梦寻

    2007-06-26

    Tag:心经

    会觉得有点累。心力憔悴。

    被欲望囚禁,不被记起。

    越累,这难耐的七月天,拉得越长。

    唯有一切古典的东西能稍稍心安。

    比如西湖边再读《西湖梦寻》。

    或问佛:终究是哪般方为无常?

  • 闷热

    2007-06-25

    Tag:色戒

    这才是杭州的夏天,不被热死也要时刻准备着到闷死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