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后左右

    2007-02-26

    Tag:心经

    就在刚刚,烟花映在玻璃窗上的痕迹让我回头,于是有了那几分钟,绚烂怒放身后。

    因为布景是运河边最新最通透的建筑,拿钢筋玻璃交错连接撑起的深蓝广场,花火肆放时,两者的美瞬间交融,镶嵌在彼此的意念里。

    这是我看到的最美的烟花,不为纵身腾飞的高度,和变幻莫测的色与形,仅仅是多了一个陪衬,那样和谐,显出了它的美。

    烟花,还有与烟花一样华丽的东西,原本皆非我所意愿。要的是,清冷一生,独享俗世的热闹。可谁叫,人心也如烟花,瞬息万变。

    就像是以前真的厌恶钻石,但在陪女友挑选了几回钻戒后,竟又觉出它的好:至少能保值。然后,不再因为没拥有而感清净,反倒是失落了。

    看到新闻,在《红楼梦》中演林黛玉的陈晓旭剃度出家了。先是求世间福报,求到时,也看透彻了。她最初的意愿是赚多些钱,让父母过上好日子。后来,想要的都有了,都给了,却发现这未必能减轻他们的烦恼。

    曾经几时,也曾有过类似的体会,最终,还是不顾一切地扎进现世中,为人事的不公,为欲望,喜怒哀乐。

    会到几时,才能不被无常的内心所前后左右呢?

  • 年没了

    2007-02-22

    Tag:色戒

    后来,我卸下伪装,在润物细无声时,绝处逢生。

    没了骨骼,那或者也没了灵魂。谁的世界里,容得下我的天涯海角,无处可逃。

    不回首,亦是无奈。正月初四过了。年没了。我长大了。

  • 过年

    2007-02-18

    Tag:色戒

    凌晨1点40分,看到了丹青11分钟前贴的烟花图,黑夜是一汪苍穹,上面游过一条条小鱼。那是北京的除夕夜。

    我们这,外面终于消停了,在长达四、五个小时的轰鸣声后。火药味缭绕满城。因为烟火,城镇像被洗劫过,他们腾空而起,最后砸向地面。

    打仗该也不过如此吧。

  • 慢爱情

    2007-02-14

    Tag:心经

    下午两点,花送来了。19支白色郁金香,另有两种绿色植物衬着,白绿相间。

    有些手足无措。还没剥开层层包装,就被围上来的她们连赞:有品,漂亮。

    是漂亮。至少清雅得出挑。是我一贯营造的味道。

    慢爱情时代,爱着,然后被爱。爱上有爱的日子。

  • 他们说

    2007-02-13

    Tag:心经

    文娱的大S在他的人间故事里说,他把所有的不开心都笑没了。

    我一下子想到了自己。总有一天也会到那境界。傻傻地,在笑中绽放,或枯萎。只求瞬间的真实不虚。总觉得,不远了,一步一步地来,直到近在咫尺。

    国外一位社会学家说的一句话,最近很流行:阶段性一夫一妻制。如果把人的动物性放大,似乎讲得很人性化。可人就是人,毕竟要受该受的约束,承担该承担的责任,毕竟要清醒。

    身边的人都在揣测年终奖有多少有多少。我也想能多一点。可多一点,又能填补多少的欲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