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g:色戒

    有些话,是自己体验得了却永远说不出来的。也可以一样很开心,如果他们替你说了。

    1、“冯尼格特曾经说过:我们是我们假装成为的人。他假装成为一个有趣的人,他终于成为了一个有趣的人。然而在他去世之前的最后作品中,他那轻俏的一拐弯式的幽默荡然无存。

    他自己显然也意识到了,他写道:幽默是一种远离残酷生活,从而保护自己的方法;但到最后,大家已经非常疲倦了,而现实是那样残酷,于是幽默再也不起作用了。这句话从冯尼格特的口中说出来,令人一时觉得气短,原来我们再怎么努力,再怎么假装,都是没有用的。”

    2、“普鲁斯特回忆他的一生,似水流年。他在水底,所有的记忆在水面上一幕幕流过。我想,那一刻,他无悲无喜。

    生命始终是容易消散的流体。每当我陷入回忆,便想象在一座山峰的顶端躺着,天很低,云也很低,快速聚集变换,流云如风般呼啸而过。那些云彩,便是承载着一生的喜怒哀乐,飞快逝去,又迅速聚集,再再次被打散。伸手便可触及,却抓不住什么。我想,那时候,一定,也是无喜无悲。

    总有些时候,往事会凝结为固态质地,将人击中。用华丽的字眼儿形容,逆袭。正如一只摔碎的杯子被拍摄下来,反向播放。不过,那也并不悲伤,因为你可以回忆起当初完美晶莹的形态。如一次疗伤的时空逆旅。每一片云的形成和重新聚合,都不会是同一形态和同一分子。但是它依然是云。换用一句酸词儿:我知道我自己心中的惊涛骇浪。”

    3、“因為最近經過了很多生和死的大問題,我開始在想, 到底對於我們來說, 甚麼是比較重要的事情. 是快樂, 還是不痛苦.

    也許在還沒有意識到死亡離我們是如此之近的時候, 人會很努力去追求快樂,因為不經歷死亡的淒厲, 人生好像總可以是有無限可能的,人總是會比較勇敢的.可是被死亡擦身而過之後, 會明白保留不痛苦是比較重要的,因為積攢的全身的力氣, 在面對死亡的時候都會消耗殆盡. ”

  • 想起来

    2007-05-29

    Tag:色戒

    想起来,便给南边的他(她)们打了电话。明知道,一年多没见的人,好与不好,是三言两语说不清的。偏偏现实很现实,很多人,很多事,能想到,便不错了。

    现实的另一种表述叫作功利。为了不被遗弃,为了被回忆,只能先将他们记起。这段时间,我开始不断提醒自己,少玩自闭,该为此做些努力。

    谁叫我们看上去如此疲惫,好像日理万机,结果只是将自己锁进心里。连擅长怀旧的人都会说,忘了吧,那是前行的动力。

    允诺去广州探亲的事一直没有着落,小绵羊有点着急。总是有心无力。没有假期,也不高兴动用这热乎乎的天气。所以,只能对着电话说尽量,在阳光里,搭票价打折的飞机,去看你。

    她想杭州了。想在一起时清淡的聊性清淡的茶。说到以前常见的几个人,半年来,我已疏于联系。因为太近,反而不会去惦念。

    是远是近,终究偏离不了内心松弛的张力。接起电话的另一个人——木公,他说,不记得多久没发过短消息了,也别指望能得到他的问候。是不是想说,离开人群,就可以离开他自己。

    你们啊,零落在南方街面潮湿的背影,掺杂着半生忧喜,像合上一本记忆,不留痕迹。

  • 绞胃与戒辣

    2007-05-21

    Tag:心经

    绞胃与戒辣,选一样,我怕还是会不要命地扑向那辣,直到辣得肝肠寸断。

    并非多能吃辣,只是喜欢。比起那些淡且无味,是更爱浓重。

    天热,没了进食的欲望。如果连辣都没得吃,真是有了绝食的心。

    夏天来得有条不紊。它将身边的这座城市——杭州,从天堂打到地狱。

    我什么都做不了。也睡不好。除了吃点水果,喝碗绿豆汤。

    努力保全一丝气息,为的是,苟且熬到秋天的黄昏。

  • 抱歉不需要

    2007-05-15

    Tag:心经

    一声抱歉能解决的问题太少,实在太少。

    所以往往,毅然决然,连抱歉都不需要。

  • 书到了

    2007-05-14

    Tag:色戒

    同时到了两批书,当当的几本是五一前下的单,卓越的定于5天前。

    时差啊时差!我说,这么慢,都要发霉了,这书。

    送书的老兄憨笑:当当发货就是慢,下次只上卓越好了。

    懒得罗嗦了。两大包,很杂,有的看了。

    朱天心《古都》;《江山入梦》。

    朱天文《最好的时光》(侯孝贤电影记录);《花忆前身》。

    东杜法王仁波切《心灵神医》;连岳《格列佛再游记》;黎紫书《出走的乐园》。

    《水是最好的药》;《排毒饮食计划》;《莫利夫人的芳香疗法指南》;《香熏伊人》;《精油芳疗养生事典》;《别笑!我是英文单词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