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心的回收站

    2007-05-09

    Tag:心经

    天还凉时,无意间听到她的声音,中毒了一样,接连很多天,不离开。

    女孩来自西双版纳,一张异域的脸。第一张专辑时,被唤作曹方,《城市稻草人》之后,曹芳成了曹方。

    外语系学生,迈出成都校园,踏上自弹自唱自编自演的路。走啊走,走啊走,抵达音乐的墙角,潜入听者的心。

    我亲睐这个脚踏实地出来的被叫作“梦想”的单词。一笔浓重,写有坚持的意味,会觉得,其实也可以,一直在路上。

    浑然天成的冷却的美,渗入这股流转都市的声线,人群中,干净地低吟,若是梦幻,想是这么来的。

    如有雷同,那便是台湾的民谣歌者陈绮贞。守着各自的五线谱、任凭内心流于文字,绽放于南北。

    听不腻的,陈绮贞《after 17》;曹方《透明对白》。

    ————————————————————————————————————————

    看不同的博客,已是每日例行的功课。

    每个人都是一个世界。当他(她)们以这样的方式,来惦念活着的痕迹时,总是很虔诚。自言自语,孤独对白,思维的乐趣,一次次地自我解剖,那里都有。

    心底的阴影浮了出来。不安,不解,不快,拿文字过滤后,往这里倒。

    每颗心都有一个回收站。

    看到了态度,不一样的态度所引发的生活方式。我所能从中获得的,是在众多当事人中,寻找离内心最近的,体验他们的体验,说他们说的话,走他们走的路。

    经验来得直接而有效。对还要坚持下去的一辈子,这比百科全书有用。

    明天和意外,谁会先来?我们等待的,等待我们的,谁又能够预计呢!

    “价值是个什么东西。让你会觉得生活有力气的就是有价值的东西, 而未必是那些深刻的,洞察一切的,华美而空洞的。”这是来自xiaowenne博客的,我倾向的一个结论。

  • Tag:色戒

    假期的最后一天,往距离西湖一个半小时之外的莫干山,跑去夏公的山中别墅颐园玩。

    能动起来了。哪怕独自一人,也能说走就走。像为总要劳烦的这颗心松了松筋骨。挺好。

    好久不见喽。

    树啊树,你们挺得这样高,挨得这样密,害我在近千平米的院落里,想找个宽敞的空地儿,专心致志地晒太阳,都不容易。

    只得随着光的痕迹,一小会一挪地,亲抚沿树缝零落而下的余温。

    屋后,竹海一片,遗憾的是,过了挖笋的时节。小水池就在这儿,夏夏邀请的第一游戏,是对着红色的小水罐,玩水,我就从这勺水过去。

    带千寻和小白一大一小俩狗。比我温顺,也比我懒。窝在草间,眯眼,动也不动的。一个下午都这样。早上起来,还这样。

    难得夏夏没有召唤时,自个儿泡杯茶来,听风声,读村上春树。

    一直凉凉的。久居山间的缘故,女主人说,过去那个对城里人来说熬个半死的酷暑,没怎么热过。

    下山了,天气预报说城里31度。就是说,夏天啊,它已经来了。

    (不知道什么原因,此博总也贴不了照片,屡试屡败,只能作罢。只好时常从夏公博客亲近莫干山时光了。http://blog.dukuai.com/?uid/150

  • 2007-05-03

    Tag:心经

    其实是热。三十摄氏度,顶着太阳,热浪似电流贯穿全身。

    刚开始,觉得温暖。

    直到进了办公室,迫不及待地脱掉鞋子、袜子,曲腿窝进座椅,拿报纸使劲扇。

    风来了,凉快了,方知几步跨入的,是夏天。热得真诚而地道。

    想着明天是不是可以穿短袖了,裙子了,还有那热裤啊,吊带啊什么的。

    如果这些风凉,能缓解头痛。

    痛也闷躁,不是给天气逼的,其实也是没睡好。

  • 温暖因善而生

    2007-05-02

    Tag:色戒

    面前是10位需要帮助的孩子,他们条件同等。如果,你只能选择其中4人,那么,怎么选?

     

    办法看来不会很多。所谓同等的“条件”,就是,年龄相仿,家庭条件相仿,成绩相仿……除去会倾向挑一个看着顺眼点的,在选择捐助对象时,余地已很小。

     

    本来就没有标准。而人们在做这类选择时,往往内心会有潜预期:成绩好的孩子有优先被考虑的权利。

     

    跟一个朋友聊起她们单位通过希望工程助学时,希望能把这些钱花在成绩好的学生身上。

     

    她补充的说法是,既然出了钱,哪怕是为了我们,他们也该好好读书吧。

     

    我不认为希望孩子们重获再教育的机会后好好读书有什么不对。但,倘若将其作为助学的目的来明确,却不妥。

     

    类似的想法还有:受支援后,如果还是读不好书,付出还有什么意义?

     

    其实,他们也知道,上不上得好学,拿不拿得出好成绩,显然不是当下一步到位就能明确的。它取决于整体的环境,孩子的天性,以及某些方面的学习能力。

     

    但宁可拿这个不确定的因素作为理由,拒绝助学。并不少。潜意识里,还是要有所回报的意念,成绩单上的分数,可能就是这样一个交代:值,或不值。

     

    对此,我不赞同。

     

    结对助学,重在发心,过程与结果,则要讲求缘分。

     

    发起这个心愿,该是心念最纯粹之时。要知道,这不同于赤裸裸的施舍。

     

    我们要做的,是尽己微薄之力,让那些因天、地、人等各种不和谐因素,而导致在第一次社会资源分配中失去基本权利的人,重新获得,分享我们已经享受过的,比如现在说的教育。

     

    所以,与其说捐助,不如说是共享,原本属于社会公民、而非某些阶层的社会资源。

     

    过程中,尽量随缘,不去强求成绩之类的附属因素,以此为参考依据。

     

    建德那所小学的一份学生情况表里,有100多位申请捐助的学生资料。都很简单,无非是姓名、年级、家庭状况,以及班主任对其作出的“优秀”、“良好”或“差”等简单评定。

     

    单看这些,是很难把他们作为不同个体的“人”来区分看待的。在我看来,至少在目前,他们都还小、都还需要靠上学来补充知识的时候,就学的机会是均等的,没有优等生和差生的分别。

     

    或许,意义在于,让孩子们感受到善的力量,更有助于锤炼其人格与德行。这也是教育,以后的时月中,会自觉不自觉地迸发出同样的能量。

     

    在获得了就学的机会后,哪怕终究还是放弃了,兴趣索然了,只要没有遗憾,不会因此反感或仇恨社会,内心长驻因善而生的温暖, 感恩有情众生,相信,这才是建设性的。
  • 五一2007

    2007-05-02

    Tag:心经

    有光的地方,我照样会迷惘。

    这个五一,不赶着回家,没有很多人要见,日子于是松垮。

    购物。不断地购物。直到刷得信用卡筋疲力尽。满载而归,对着散落一地的热闹,唯有无神地虚空。

    是的,我是会为此愧疚的。与刚刚不久前,身处其中的那个还快乐的自己,判若两人。

    会反过来想,这些钱,若省下来,该多好。省下来做什么呢?又不灵清的。

    真的会拿去都行了善么?舍不得。对别人,总不会有那么大方。只有挥霍在自己身上,才忘了心痛。

    昨晚,敷了一片露得清的TU面膜,清爽了一下,被烟味熏得又痛又晕的脑袋。坚信了真有物美价廉,要一直喜欢下去。

    也试着走卡哇伊的日式路线,有人说还适合我的。因为娇小,还是那一绺齐整的刘海?总之是,假装有点傻乎乎的可爱习性。

    可总是不对劲。在那幅自画像里,似乎已用黑框眼镜定下了一生的基调,习惯了内心是严肃的,顽固的,敏感的,消极的,神经质的,灰色的不苟言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