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来壶什么茶

    2007-03-28

    Tag:色戒

    女的小S千岛湖采访回来,带了些当地的新茶,千岛玉叶,每人一小包地分了。这茶的模样更像千岛银针,却说是龙井茶的支脉。见水后,纤细俊朗,根根舞得分明,许久后沉至杯底,安静下来。

    谈版会上,她说到茶商们在包装上大动脑筋。拿绿茶说,原先都是取近一罐的量,称好,拿袋子密封后,罐子里装着。眼下流行的做法是,取一杯茶的量,大概3克到5克的样子,然后像立顿红茶那样,分装成一个个小茶袋,要喝的时候,开一包,泡上热水,等着茶香飘出。

    拿在我们手里的就是这个样子。这样做,为的是图个方便,兴许对保证茶叶的原滋原味也能派上些用场。比方说,原来那种罐装的,像我每天都要取些喝,每开一次,里面的茶叶都要见光,与空气接触,长久下来,多少会影响了它的香味吧。

    现在这样就好很多,不怕埋在下面的变了味,哪怕重复包装势必会带动成本。其实,我不擅品茶,只是喜欢。茶之功效,和品饮过程中催发的且淡且静的心境,像是我生活的这个沿海城市的味道。

    新茶总是很香。吃到好茶,容易叫人起贪心,总觉不够,很想再讨些来。南方盛产绿茶,这边的人自古好茶,自是不用说了。这茶文化与酒文化,正是一南一北的风水人情。

    老家那边的茶也不少,一直不得详知。过年回去,茶座里一坐,方知叫得上名的茶不少,诸如泰顺的三杯香、永嘉乌牛早茶、平阳早香茶、苍南翠龙茶和雁荡白云茶,俨然茶乡。

    绿茶一杯,是每日的饮食功课之一。饭可以少吃一顿,茶不可不喝。天好时,再跑去西湖或梅家坞,晒晒太阳,神侃或静思,茶香相伴亦足矣。

    如果要求可以再多点,能不能给我一间茶室,里面有一个茶柜,藏着各式的茶,每类茶有衬好的茶具,那么,你来了,我一定会引你进去,踏踏米上坐好喽:来壶什么茶?

  • 老爸生日快乐

    2007-03-26

    Tag:色戒

    今天是农历二月初八,老爸的农历生日。怪日子太好记,所以打小便过耳不忘。

    待他快下班的光景,打电话过去。说得有点不好意思:今天你生日吧?他说昨天过了啊。碰巧你叔叔姑姑们都在,就被过掉了。我说那不管,日子我总归没记错吧。那头传来了笑声和一连几个:是是是。

    “生日快乐”这几个大字最终还是没说出口。在某些情感的表达上,家里人一贯来含蓄,总是羞涩,与老爸更是。我知道,刚刚那几句,其实就可以让他开心,至少知道了,有些日子我是记得的。

    老家那边,一直兴过农历生日。老人们包括爸妈这样年纪的,脱口而出的也总是农历时日。所以,每年年初,我会先找来日历本,把农历生日换算成对应的公历日,然后做上记号,到了那一天就不会忘了。

    我很偏心。若老妈生日,都会早早准备礼物或人民币,对老爸就没那么上心了,以为一个电话就够了。其实,他应该也会期望女儿的祝福与礼物吧。过年回去,捎了个三星滑盖手机,他在一边偷偷地乐着,虽然嘴上不说。

    老爸算是知足常乐的。“要那么多钱干吗,够花就好”。这是他待钱的态度,一点都不像在WZ浸染了大半辈子的人。生性恬淡平和,极爱助人为乐,这些都是我学不会的。

    少了欲望,不善理会生财之道,加上财运奇差,半辈子下来,家道还是平平。有时,我会私底下埋怨,这种“顽固不化”,错失了多少多少赚钱的机会。要不,可以更富裕,可以干更多想干的事情,比方出国,比方不那么焦虑。

    我知道,这是因为自己还是想要索取。他淡定得一如既往,让我惭愧。这几年,越发感受到老爸的爱。一直以来,他鲜少来干涉我的思维和抉择,让我自在地长大。读书时不会强求成绩好坏,工作后亦是如此,碰上喜事还是愁事,很难见他有什么大反应。唯一不变的是,叮嘱你,身体要好。

    这是他自己的样子:平淡一生,无病无痛无忧无愁,好象对什么都不苛求。泡杯茶,看看新闻,下下象棋,过几十年如一日的生活。

    朋友的父亲日前被查出肿瘤,西医说办法不多了,现在接受中医治疗。今天MSN上问,好些了吗?她说恶化了,太慢。一阵阵难受,只有说,不能急的,会好的。

    回头看,老爸依旧健康平安,安详地过完了55岁的生日,我该知足了。

  • 滚滚红尘

    2007-03-26

    Tag:色戒

    我没有想到的是,那个年代的人,也是这样相爱过来的。

    他唤她:傻瓜,小傻瓜;她撒娇,朝着他要张嘴作咬状,说我们跳舞吧;老洋楼的阳台上,她光着脚丫,覆盖在他的脚背上,缓缓地,妖娆起舞,红色头巾围住的,是两个人的今生今世。

    半个世纪前,那两个旧式文人的爱,上演了数十载,数十载地叫人动容。人们叫它《滚滚红尘》,或是《till the end of the word》。

    这是三毛生前唯一的剧本,原本蹩口的文艺腔,在这里很真诚。乱世中,一个男人与一个女人想要的,其实不多,不过是相守一辈子的可能性。

    我倾向于把三毛叫作流浪的舞者。人们说电影里有她的影子:对爱情的飞蛾扑火,无可奈何,符合一个流浪文人的爱的气质。

    但,更多的场景,活脱脱是从胡兰成的《今生今世》里走出来的他与张爱玲的过往。

    一个儿时被父亲囚禁的女作家,敏感、孤独,神经质。离家后,独自漂泊乱世,一位读者仰慕其文才,登门造访。眉宇顾盼间,生出情爱。却偏偏,他效力于日本政府,汉奸一个。两人的爱,在世道骚动中一波三折,终不了。

    乱世,除了成就英雄,亦能成全绝版的爱情。张爱玲本人在先,其笔下《倾城之恋》中的流苏和柳原随后。

    爱情再美伦美焕,终究是自欺自利的多。你爱的,原本只是自己。明白人眼里,情爱一场,不过是一个自私的女人,和一个自私的男人,在胡琴咿咿呀呀的紫藤花架下,计较爱的真假,计算着爱的代价,最后沦落在天涯。

    好吧,撇开这些伤感情的话不说,就一部电影,银幕上的林青霞、张曼玉和秦汉,真当是风华绝代的。

  • 没有归属

    2007-03-19

    Tag:半生缘

    婚姻或许真是个浩瀚的系统工程。你折腾也好,维护也好,都少不了耗一辈子。 

    我是越来越明了其中的玄妙了。晚上吃饭,胡汉三发表了“三权分立”的言论,说除了一夫一妻的格局,家庭中的个体们或许各自还需要一个情人,一个红颜知己。各尽其责,各自欢乐。

    老来再各归其位,留着妻子或丈夫,做个伴。

    不管是否荒唐,至少我听来是不排斥的。在爱情面前,我们都只是过客,没有非谁不可。

    L说,碰到感觉再好的男人,只要成了你的人,也就那样了。所以,还是留在原地,别靠近,看上去很美。

    恩。。。请别指望什么,诸如那种无药可救的天长地久。

    人性总是孤独,没有归属。

  • 在我死之前

    2007-03-17

    Tag:心经

    我像一个随时都会死去的人,在历史面前,作垂死挣扎。

    以至于,当我走出那家餐厅,会抑制不住泪水,像告别最后一顿晚餐。

    那所有的,喜怒哀乐,都是我一手捏造,独自终了。

    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人又该过什么样的生活。谁也不知道。一辈子也不知道。只是,可以不像他们说的那样过吗?可以给自己让条路吗?

    有生之年,我总是被困扰。只要清醒一点,就抵挡不住这种痛楚,被折磨,被逼问,反复又反复。

    所以,只想摆脱,干脆彻底,这无止尽的困惑,换取一点点心存侥幸的快乐。只关心端上来的粮食和蔬菜,只关心下一秒钟的所在,那么快乐,那么快乐。

    在我死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