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生活不知去向

    2007-03-16

    Tag:色戒

    再抬头时,生活已不知去向。

    就当是城市,爱人,粮食,还有家。过往的一切,又一切。

    我在城的这头,面前是一面湖,波澜起伏间,允许自己醉掉,遥望中遥忘。

    有点像xiaowenne说的“变色”。

    ——回到香港,只待一個星期又將離去, 我的家人在等我, 這個時候,我不允許我不在.

    ——在家樓下的商場穿行,好像在夢裡面.7年前我第一次來這裡,覺得一切只是新鮮. 今天卻真的明白甚麼叫物是人非. 和朋友聊天說起這一個月來的種種, 以前的很多負疚感突然甩去. 因為那時候是真的以為自己是不是太要強了,所以失去一些東西. 現在明白, 我比7年前那時候要更脆弱, 可是脆弱時, 我甚麼也沒抓住, 所以才必須要看上去更堅強.不知道接下來我到底會面對甚麼, 想要改變的結局是不是真能夠改變. 不過我在盡力, 而且不會面對不了自己的遺憾和犯錯.

    ——和朋友談到生老病死, 她比我更悲哀,因為她經歷過, 可是將來勢必還要再經歷, 因為人要麼是先病的,要麼是后病的,要麼是先死的,要麼是看著愛的人先死的.沒有人能夠逃脫這些宿命.

    ——在武漢的時候, 我安安靜靜.因為我在家人身邊,他們是我的底色, 其他的裝飾都可以改變, 可是底色是在那裡的.我安寧的原因, 是因為我沒有在他們那麼需要我的時候因為別的不重要的事情不在.這可能也是我對家人的態度.

    ——其實生活是這麼的簡單, 你愛的人就是你的天你的命你的快樂你的惦記你的倚賴你的安心你的遺憾.其他的那些是那麼那麼的不值一提, 可是大部分人不到最後的時候從來都不知道.

    ——朋友說我在一個過程中,而這個過程勢必會很快過去. 我也希望是, 不過這個過程會不會成為我的命運, 不知道,只是很確定生活的顏色已經改變, 不再是我一直以為的樣子.

  • 天在下雨

    2007-03-16

    Tag:心经

    手还是软绵绵的,没有力气。前一天,一支极细的针管插进静脉,用力往外拔,要抽血。

    我扭过头,紧握拳头。清醒地感受,酒精棉花擦拭后的皮肤,被敲打,重一点,直到看清静脉,那根极细的针头,瞬间刺入。

    可是,将近一分钟,针没有拔出,手开始痛了。那人嘀咕着,抽不出来。

    冲我:把拳头握紧,放松,让血出来。

    到底出来多少血了,我是不敢看的。只能照做,握紧,放松;再握紧,再放松。

    好多个来回了,怎么还没好。事实上,我已没有力气,手臂虚脱得不像自己的,心口跟着揪紧。

    可能是还不够。在我在我表示坚持不了时,依旧被要求别停下,继续。

    她也不耐烦了:不劳动,这样下去连静脉都没了。

    这是我怀着豁出去的心情,早起去赶最后一天的体检的伤。

    破天荒地咽下了那两个糟糕的蛋糕和牛奶。边咽边忍不住作呕。这是踏进医院的第一步起,就忍不住的。究竟是什么气味,这个医院,那些日子。

    一下子,往事历历重现,心冰凉透顶。不管天是否在下雨。

  • 他是我表哥

    2007-03-13

    Tag:色戒

    他跟我讲道理,我也跟他讲道理。面对面,一直很真诚。

    讲的都是道理,都认为是对的,可参照的。最后,还是各自的理,永远抵达不了对方的道上。

    其实,我很累了。只想快点好好地去睡觉。可他照旧讲下去,翻来覆去地讲,借着未醒的酒性,想要做一个从天而降的救星。

    最后一句什么话,顿时把我惹怒了,我用手指着他:请你以后别在我面前说类似的话,否则就别再见面了。

    自凌晨近两点的两岸咖啡,我扬长而去。

    他,是我的表哥。

    几天前在电话里说,他要来趟杭州,呆两天就走,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不意外了。只记得,大概每年都会一次,忽然接到他的电话,说要如何如何,信誓旦旦,闯荡江湖,还是做大买卖。在几次欢乐地支持后,我变得兴意阑珊,因为找不到下文。

    所以,慢慢地,会觉得,跟我有什么关系呢。然后像看一场闹剧,冷眼旁观,或者,看也懒得看了。

    他结了婚,有了孩子,会两个月不着家,在宾馆里打赌。除了这些,我对他的一切一无所知。谁又知道他每天的生活是怎样丰富。

    甚至,外公的坟前,过年的团圆饭桌上,也见不着他的面了。

    除了那点血脉相连,他于我无异于一个陌生人。所以,昨晚,当他大谈特谈亲情、家族振兴、殷切地要我倾吐内心的困惑,会让我无所适从,相当相当怪异。

    事实是,我不想说。对谁也不想。或许他觉得受伤了,开始了漫无边际地劝说,拿他那段神经质的枯萎的婚姻作做案例。

    说真的,我受不了男人这么死相。自己种的因,毁掉了一切,然后自以为醒悟了,跑过来检讨一下,就以为世界就他最大了。受不了那种边说,我错了,我输了,若干年后,我哪怕如何风光回去,也是满盘皆输,一边依然理直气壮。

    他说,你知道吗,我前几个月赢了四十万,一个月里全花光了。我这几个月用的钱,比我爸一辈子用的还多。我这几年用的钱,足够在杭州买两套房子。

    你想说明什么?或许就是为了圆这个悖论:现在去闯荡江湖,要抛却这些浮华,有多么不易。

    我困了,他的所谓切肤之痛,他认为我现在懂不了的那些道理,我怕是永远也想不通的。只知道,他老婆跟他离婚了,他打着要重新做人的幌子抛妻弃子了。他没变,终究是那个不负责任的男人。

    一切与我无干。虽然他说得对,他是我表哥。

  • 有始无终

    2007-03-11

    Tag:心经

    很长一段时间,我的午饭是奶茶加苏打饼干。

    漫无目的地吃,漫无目的地活。能饱就好。

    感情千疮百孔,始作俑者是我,一样要被流放,流放地有始无终。

  • 以苦为乐

    2007-03-07

    Tag:心经

    离别总是苦,谁也知道。

    总有人来说,要好好的,好好过。

    其实没有对错,一个传统的标准而已。

    与其貌合神离,不如以苦为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