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颐园

    2005-06-0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iangnanyinan-logs/1245077.html

    周末上山,去颐园。山中一日,恍若数载。查找有关颐园的记载,不多。惟有这篇《山中杂记》,一番心情,溢染笔墨于颐园。笔者正是我的同事,亦是此园未来若干年的园主。此文在,我便不多言了。

                     

                       山中杂记

        这个专栏写了也有半年多了,大致一周一篇,所读的多为民国新文学版本,虽每每在篇末说:某年某时,颐园记。其实记于颐园者不多,即使在颐园读的,也不过几册罢了。 

    颐园在山中,杭州过去,要一个小时的车程,远倒是不远,只是两年前看中时,它已颇为破败———阁楼已漏水了,底层几寸厚的原木地板,也有了几个窟窿。毕竟这是1930年的旧宅了,虽说是昔年的别墅,也经不起岁月的洗劫。房子空置多年,不是随便打扫一下就能安居的,修饰一番难免了。

    不料一修经年,直到上个月才大致完工———还剩下园林的活。这两年间,我去过几次山中,尤其是秋天,静寂无人。一个人坐在颐园的露台上翻看泛黄的旧书,记得一本是周庆云的《莫干山志》增补本,是由其子周延衤乃续补的,1936年大东书局初版。周氏的《莫干山志》,我旧有民国十六年周氏家刻本,四册十三卷,是一个朋友在北京中国书店发现的;一本是《山中杂记》,郑振铎著,开明书店1927年初版。

    《山中杂记》薄薄的一册,收《避暑会》《月夜之话》《山中的历日》《苦鸦子》《山市》等9篇游记散文,是郑振铎1926年夏天在莫干山住了一个月后写的。

    莫干山是民国时四大避暑胜地,自晚清以来,即有外国传教士在山中营屋避暑。1928年张静江收回莫干山主权以前,山中几乎像是租界了,到处是洋人的别墅,还有洋人,来自十几个国家。

    《避暑会》一篇说:到处张挂着避暑会的通告,在莫干山的岭下岭脊。避暑会是山中洋人的组织,几天又过了,我渐渐明白了避暑会的事业:他们设了一个游泳池,一个很大的网球场……还有一个大会堂,为公共的会议厅,为公共的礼拜堂,会堂之旁,另辟了一个图书馆,还有一个幼稚园。每一个星期,大约是在星期五,总有一次音乐合奏会在那里举行。”这些建筑都还在,只是音乐合奏会绝迹了,大会堂几年前也被火烧过,门窗上那些漂亮的玻璃不见了。

    自颐园往下,过荫山洞,不远的小溪边就有一溜的传教士别墅,建于1904-1914年间,属于美国安息会。也许是建得早,也许财力不逮,别墅都很简陋,用料也不讲究,更谈不上有什么园林了,和山民的石屋相差不远,比起30年代中国权贵的暑屋,差得远了。

    颐园有西式的凉台,模样却还是中式的。我两年前穿过台门走下长长石阶,进入院子,一下子就迷上了———在那个秋末,石阶上落着一层绯红的枫叶,而桂花的香气飘散开来,恍若仙境。这些种满院子的红枫和金桂,都是1930年以前的旧物。

    1926年7月24日,郑振铎起了个大早,几乎近二三年来没有起得那么早过,由上海坐火车到杭州,再从艮山门坐小火车到拱宸桥,又早有一艘汽船在等着我们到莫干山前的三桥埠了。五时上轿,八时到山中的别墅,已是月上林梢了。

    月上林梢时,我正读《山中杂记》。真正住在颐园,还是初次———以前几次来,都由友人安排,住在山中的另一栋别墅里。山中的夜晚,没有喧闹,只有风掠过林梢的籁籁之响。午夜时分,下起了雨,是窸窸窣窣的。颐园静极,只是虫鸣和雨声,还有小溪从桥下淌过的隐隐水声。

    颐园是潘梓彝的别业。潘是宜兴人,山中旧宅,有几百处,他不是一个有名的业主,倒是同父异母的弟弟潘汉年,是现代中国的风云人物———中共民国时的特工首脑。

    1926年的夏天,郑振铎在山中闲逛,他也许看见了潘梓彝,一个四处踏勘的富商。那个夏天,他想筑一栋暑屋”———就是我现在据案读书的颐园或颐居———这是它另外的名字。

        甲申之夏,颐园雨中记。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