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尼采疯了,佛无语

    2005-08-15

    Tag:色戒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iangnanyinan-logs/1360427.html

    五年一轮的同学会,把梁兄拉回了家。这样也好,我迫不及待地想一个人呆着。怎么多年了,离别于我是这般如释重负,恐怕还是第一遭。

    前一晚,我没有帮着收拾行李,没有拥抱,没有说话,就睡了。

    好比任何平常的一天,不知不觉习惯了这样沉默。看电视,翻杂志,对任何事情,不做争辩,也懒得商议。有点像是佛教里说的:着了魔。两个人双双被烦扰所困,救不了对方,亦无法自救。

    如果一句“七年之痒”能让事实烟消云散,又未尝不可。

    最近发生的一些事,都变了。记录或不记录,结果只能单薄地毫无意义。

    那通通在没开始时便结束了。除了缘分,我想不出还有什么解释可以套用。缘分是个好东西,我迷信它如同梁兄虔诚信佛。有缘有份,或是有缘无份,结果总归是美的:就看你承受得了完美,还是凄美。

    一个人离开后,另一个人包括了完整的周末。一个客厅。一张大床。听音乐。看书。想找人,又没找人。找饭吃,却没饭吃。也幸福。也孤独。

    最懂我的人,却被人为地拉出了生活的范畴,世间又一笔多余的孽债。

    如果佛能度人,估计我还有救。但一直找不到的答案是,尼采疯掉时,佛何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