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余温

    2005-11-08

    Tag:心经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iangnanyinan-logs/1576637.html

    寥寥数笔,把混沌的思绪理出一条笔直的路,这样的人我是很佩服的。

    朋友中,谢言和小尼的文字就有这样的质感。看似淡定的叙述背后,实为一份从容不迫的思考。并非老道,只不过,他们擅长左手敲打理性,右指触摸情感。

    一位尾随丰子恺,另一位面朝余光中。他们的散文,像是从乡间小路流出来的,那一点点余温,全都给了我。

    很长的一段时日里,我们焦虑着,不为什么。

    特摘取谢言之于“檀林”和小尼落于“二十一弦”的文字,它直抵我心,不管是与我有关的,或是无关的。

     

    “在MSN上,江南木头的状态总是忙碌;书生万象的状态总是离开。
    有些时候,我想,这也许就是他们的生活状态。
    杭州并不是天堂。特别是我这种把杭州当做梦想开始的地方的县城文人。
    他们离开了县城,来到忙碌的上海,过着并不忙碌的日子,这样的日子让人恐慌;他们离开令人恐慌的上海,来到悠闲的杭州,开始忙碌的生活,忙碌的生活并没有彻底解决疲惫和局部的拮据。
    他们还会离开么?
    向离开故土的温州人问候,愿他们在忙碌中获得安慰。”

     —谢言

    忽然有了兴致,因为心静下来了。心静是一件难得的事。可惜,又觉得心中无物脑中空空,空负了这难得的平静。在上海,要么是盲目的忙,要么就是空虚的闲。

    昨天跟朋友去看戏,听他讲明年就回成都去,彻底告别上海。对他来说,上海只是一个巨大无比的office,而成都,或许不是天堂,但离天堂很近。

    写这些无关痛痒只关风月的话觉得很没有意思,非常没有意思。如果说不出话来,不如闭嘴。”

                                                 ——小尼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