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个圣诞很懵懂

    2005-12-26

    Tag:色戒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iangnanyinan-logs/1752261.html

    【壹】

    今年的圣诞节过去了。以为是今天,实际上是昨天。

    准确一点,应该是被猪老公“忽悠”了。一直没有搞清楚圣诞节和平安夜有什么分别,只晓得这个节日,可以理直气壮地跟风HAPPY一下夜生活。

    所以,问猪老公圣诞节是哪天,原意是为了打听城市里大多数人一齐出动的时刻。伊回答的没错啊:礼拜天。瓦于是坚定地以为,大家都在兴致勃勃地为周日晚上忙活。

    老早的,满大街张灯结彩,很难不被这种氛围带动,然后莫名地欢喜起来。

    对此,猪老公很反对。表现得那个坚决啊,甚至冒着被挠痒的风险,公然说不送任何礼物。

    瓦屡试不爽的霸王作风受到空前挑战。

    可是……可是……

    倒还真耐奈何不了伊。徉装不屑,终究不死心。

    “那元旦呢?有没有礼物”

    “有!”

    猪老公回答地悲壮而且利索。

    抗争以伊的阶段性胜利告终,难得表现了一把不畏强权的坚定立场:不买礼物,不是舍不得,也并非少那么些余钱,只是从作为一个中国人的高度出发,没有任何理由过这些个不知所谓的洋节日。最后,还偏偏不忘拿国节挫挫洋节之锐气。

    一句话:讨厌,就是讨厌。能拿瓦怎么样!

    好象是不能拿汝怎么样。只能回过头劝自己,家和万事兴,瓦就委屈一点,体贴汝一下。

     

     

    【贰】

    料不到,到了圣诞节这天,类似误会式的忽悠,又上演了一次。

    周日早上,当瓦还是很懵懂地以为,当晚就是平安夜的时候,在MSN上撞到小林同学,瞎问了一句:晚上哪里活动?

    正在打电话定位置呢!伊说。

    好生羡慕。这个洋节,猪老公根本不屑于提,又唤不来什么猪朋狗友,只等着例会之后,乖乖回家。

    大概要两桌。那边,小林同学又发话了。

    天呐!什么patry要搞得这样庞大。心里暗暗坚定小林同学闯荡江湖多年,已结交各路英雄豪杰,今天好汉们结伙共度良宵,这等幸福,如何使得。

    瓦们要早点去,占了非领导桌。

    什么什么?非领导桌?不等从对小林同学的无限崇拜里爬出来,这四个字已让瓦冒了一身冷汗。

    终于明白了。小林同学刚刚说的,挖一直暗暗憧憬的,原来是本部门的聚餐。

     

    【叁】

    为了找小林同学定的那个饭店,瓦在文三路和天目山路路口徘徊了不止一小下,打电话也问不到,于是决定朝着有1/3正确概率的文三路方向去先。

    错!折回来,往余下的有1/2正确概率的武林门方向骑。

    再错!香烟店的老板说,**饭店啊,有的。红绿灯往前200米。

    伊指了指反方向。

    天知道,找这个距离不过200米的饭店,耽搁了近十分钟。同时浪费了瓦抢先非领导桌的有利时机。抵达包厢时,硬是被挤进空无一人的领导桌。

    比瓦早一步入坐非领导桌的同志们,那个开心啊!其实,瓦完全能体会那种看似有惊实则无险,却又因此倍呼刺激过瘾的微妙情绪。

    恼死!想趁机刺激瓦的同志,对不起,这次瓦要回击汝,用眼神穿透汝,犀利,还不见血。

    老大尚未到。只坐着瓦一个。

    通常,与领导同桌者,有一个好处:能吃得宽松许多,姑且归结为大家普遍矜持的缘故。菜一盘一盘端上来,吃得文雅,起码时间上容得慢悠悠的吃法。另一桌呢,吃相普遍肆无忌惮,基本上一个扫光一个,后面的菜一旦跟不上,一桌的人也只有拿着筷子面面相觑了。

    有过几次类似的经历,老也够不着,吃不饱。

    还好,看上去老大心情不错,席间同志们皆能自如地谈笑风生,再借点啤酒助助兴,也蛮开心。最后,老大竟说:有必要定期组织类似的活动,不妨元旦后再聚?

    犹如开例会那般坚决地将聚餐进行到底。

     

    【肆】

    餐毕。猪老公说枫林晚在搞活动,买书一律6.8折。

    反正不远,相约前往。人挺多,这在枫林晚这样的学术书店算难得。

    可能是特别钟爱这个书店,老是担心这样打折,老板会亏本。事实上,这种定位的书店,利润日已稀薄。此前从别人那里讨了张八折购书卡,通行杭州5家书店。算是很低的折扣了,每次买书,总免不了要想一下先:要不要用它?不用,老板就能多赚点钱了。谁说开书店容易!

    最后总还是会用。因此常觉得愧对了爱书之名。

    没耽搁多久,除振宇力荐的劳思光的《新编中国哲学史》(广西师大出版社出版),另购得《晚清政治思想史论》(广西师大出版社)、《一种批判的经济学史》(商务印书馆)、《宋代咏物词史论》(商务印书馆)、《趣味考据》(云南人民出版社)和胡兰成的《中国文学史话》(上海社会科学出版社)。

    六八折后,160余元。

    枫林晚的活动通知单写道:购书满两百元,即送全年都市类报纸一份。

    哎!忍不住叹气,说不出为什么。

     

    【伍】

    虽然有点搞逗,总归来说,这个圣诞节有些收获。

    假装责怪猪老公误导瓦混淆圣诞节和平安夜时,伊竟义正严词:别忘了,那天晚上咱可是去了喝咖啡的。

    好象也是噢,误打误撞过了个平安夜。怪不得,透过咖啡屋窗外的那晚,全是人。

    (注:文中“瓦”同“我”;“伊”同“他/她”,“汝”同“你”。皆闽南方言)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伤城 2006-1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