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要再说本命年

    2006-01-22

    Tag:色戒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iangnanyinan-logs/1850294.html

    对着我刚买的橘红色衬衫,SJ说:“差不多,本命年的幸运色。”

        之前的几个小时里,目所触及的东西,凡是跟橘红沾上点边,都能使我们萌发占为己有的冲动,非常极其以及特别的莫名其妙。

        原谅我一而再地提起“本命年”这三个字。天知道我生来就不是这样迷信的人!

        可那些与我同年出生的小孩相信啊,并且试图传染给我。然后,就真的被接二连三的情感事故敲打了。原本就是这么个容易伤感的小孩,哪里经得起这般这般……

        于是,我变得神经质起来。尤其是提到“本命年”,忍不住就要狂晕。

        最近的一次事故发生在前天晚上。单位的年夜饭后,为了响应张大奖励我等节目主创人员尽兴娱乐的号召,在桂姐的率领下,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前往酒吧,欲趁机high一把。经稍有夜生活经验者推荐,开始玩一些无聊却容易打发时间的游戏。

        接近12点回到家,猪老公在看电视。蛮有兴致地挑了一些章节讲给他听,却不晓得哪里招他惹他了,没过几分钟,换来一张臭脸。

        我怎么了我!没犯什么错误吧。包括晚饭期间,也是顶着外界谣传的CYY酒量奇好的莫大舆论压力,谨慎地控制着酒杯里酒的毫升数,次次抿到为止,怎么就惹到他了呢。很默契地,冷战在无声息间开始了。

        很晚了,知道他没真睡着,呼吸里饱含怒气冲冲的意味。于是拉下脸皮,坚持不懈地逼供,终于换来一句:满身的烟味和酒味,臭死了。末了还不忘做出很被熏染的闷骚相。

        老天!这也算理由?这也怪我?莫非从酒吧出来,身上该有刚出浴的味道才算正常。

        为了表示最彻底的抗议,我决定离家出走半天。内容就是和SJ同学无止境地逛街,不间断地插播有关本命年的种种迷信小知识。

        SJ的同事跟她说,农历2006年,属狗的未婚的女性将面临前所未有的情感危机。

        得了吧,农历年还没到呢,已摊上一堆滥事。“怎么,难不成非得一拍两散?”

        仅剩的一点怀疑让SJ也有点忧郁了:“谁知道,反正不会很顺就是了”。

        哎,人算不如天算,随他去吧。

        很想知道,天晴是否有助于转运,比如说不再听到“本命年”这三个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