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月正好,情当永不老

    2006-02-07

    Tag:半生缘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iangnanyinan-logs/1898678.html

    转眼已是年初十,大约是黄道吉日,07县城的男女们选在这天办喜事。

    木木木公和月木每四年的爱情修炼终成正果。

    该是继我与猪老公之后,孕育于母校的第二对师生恋。

     “木木木公”是教语文的,不在我那届。高二辩论赛期间,他是四位指导老师中的一位,相当的灵牙利齿,为了挫挫他老人家的锐气,当时给起了这样一个绰号。也没什么创意,无非就是把他的名字拆开来念罢了,也有简称“木公”的。

    那之后,与木公就相当熟识了。这么多年,也算是交情匪浅的。至少,这般俊俏的男老师,女学生很难讨厌的起来。何况,这人思维敏捷,辩才也8错,在持续半年之久的辩论赛期间,足以淡化众人对长相如他这般的“小白脸”或“奶油小生”们一贯的不屑。

    今天的他的妻——月木每——当年的学生,亦为我多年学生会之同人。有些才华,内敛、沉稳得不像是这个年纪的,故早前的交往不甚密切。

    直到四年之前,那一场涉及四人的情变后,才略微熟了些。看似毫无征兆,毫无契机,一夜之间,硬是改变了人与人的关系:木公与已念大一的月木每猛地走在一起,好象之前就这样狠命地爱过。

    清晰如我的旁观者,也完全懵了。只因之前,我们还鼎力撮合某旧友与月木每,木公与相恋六年有余的女友也只差摆结婚酒了。

    所以说,情感当真迸发出来,不见得可怕,那些悄悄埋了多少年的,才灼人。

        那个一念定乾坤的夜里,有句话至今难忘,他说,第一节课上,他在她眼里看到了:她是懂他的。

    这就够了罢。轰烈了一场,抵不上这样一句话。

    大好之日,发条短信表寸心:月正好,情当永不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