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气与我

    2006-02-08

    Tag:色戒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iangnanyinan-logs/1900373.html

        雯每天下午都会准时发来天气预报。打开短信前,总是忐忑的,怕见着“阴”“雨”这样的字眼,提早为次日的糟糕天气所笼罩。

    杭州,除了冷些,这两日的天气都相当见好。午后,阳光明晃晃了,豁然开朗。关于天色,关于阳光,怕是已说了不少,但不知道怎么的,只要触眼所及,总还是忍不住要欣喜一番,恨不得叫它们一刻不漏的挽留下来。

    光与暖意缕缕着地。猪老公停步窗前,说:周末出去玩。

    接着幽幽埋怨:这样的活法,起码浪费了一半生命。

    还举例说明:如果活到80岁,其实只有40岁。我从不计较能够活下来的年岁,如果真到老态龙钟还要牵强地活着,也极是不乐意的。

    念念叨叨,不知是不满我总也贪床不早起,还是无奈不得不把大部分时间耗费在办公室里。

    去年的这些时候,他似乎还有些时间独步杨公堤,一个下午,两个回合,将江南美景编成短信,时不时地诱惑WZ的老孙。

    而我,一个彻底由懒变颓的慵懒分子,终日受困于作息与情绪的恶性循环,渐渐没了那些闲情逸致,也没了明快的向往。

        只有碰上大好的晴天,才能由衷抵达内心的渴求,热闹起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