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篇滥稿,走向归途

    2004-06-07

    Tag:心经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iangnanyinan-logs/217331.html

          一个不算很难的稿子,在我的眼里,成了一个浩瀚的工程。
        可能是领导布置的缘故,接下了这个任务的时候,我曾暗自窃喜;然而,在随后的几天里,我战战兢兢地感受到了压力。
        很久了。我很少有思路清晰的时候,这是做稿子的一个致命要害。
        我只能先约人,然后采访,再约人,然后再采访。不断,不断……
          这种试图借助别人的描述来理清思路的做法是不明智的,可我却一直在和错误纠缠。
        我只能以尽量细致的采访来弥补我的混乱。自从做了上个月的《创业调查》之后,我第一次隐隐约约地明白采访究竟是个什么事,真正的采访技巧总是远离课堂里讲的那些垃圾。这种朦胧的感知让我一度处于兴奋状态,即便我深知自己离这门艺术还很远,但还是像找到了一条寻宝的路。
        我从W身上看到了一条捷径:老老实实地去问每一个问题,然后,做好每一笔记录。
        我想靠这种扎实和勤奋胜出。

        这几天,我睡得很晚,起得很早。
        从始至终,我过分在意稿子的写作方式,而忽视了内在的逻辑关系。
        晚饭回来的路上,辉辉让我说一下稿子的思路,还没等我说上几句,他就觉得我很罗嗦。其实,我早就感觉到了。小时侯似乎不是这样的。而今,我却习惯了把一句话拉扯成好几句,听得人心烦。
        在我的日志中,也能看出这一点,用词烦琐、奢侈。喜欢表达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一碰到实物描述,连最基本的语法都不会了。
        写新闻稿的时候,我经常被主谓宾搞到头涨。
        一个自称迷恋文字的人,竟在写作中,沦落到此境地,真是尴尬。
        辉辉的分析,字字见血,我很信服。那一刻,唯一的一点信心被击溃了。
        这是一个和无关风月的职业,严谨的逻辑思维和分析能力,该有我都没有;历史学、地理学、经济学和国际政治学,他说的这几种优秀记者必备的素质,我也没有。
        我不适合做记者,尤其是财经记者。
        很难过,难过得没有力气。几天的努力,结果依旧不见好转,最伤的是自尊。
        我早就知道了,只是不敢正大光明地承认。我怕辜负了儿时纯粹的理想。
        再说,除此之外,我还能干什么吗?
        难道真的回家晒晒太阳,然后写一些乱七八糟的散文,还是无病呻吟的小说?
        每次想到这里,就把自己逼上了绝路。

        还是去开个书吧吧!如果有人赞助的话,就更好了。
        书吧里允许你任意得懒散,任意地发呆,任意地怀念北欧的乡村。
        我想回家了。
        再过几个小时,就是妈妈的农历生日,我好想回去陪着她。
        什么都不想,就这样陪着她!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梦回现实 2007-0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