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说

    2006-04-20

    Tag:心经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iangnanyinan-logs/2308914.html

    猪老公出差香港,呆四天,难舍难分了几句,半天也就过去了。

    七点钟顺利抵港,打来电话报平安,下榻香港国际机场附近的宾馆。九点的电话里说,宾馆到达香港市区,坐地铁单程仅车费要百元,电视里没有中文频道,上个网每小时要收180元港币等等,开始无聊了。

    所幸他对香港向来无甚好感,也不好购物,这一趟倒成了休息的好机会。于是顺带劝慰着,采访以外的时间,就在宾馆里补眠吧。

    正因这样的为人,打击了我的购物欲望。乍听说他将赴港的消息,竟没丝毫兴奋,请他老人家带点东西,纯属给自己添麻烦。草草罗列了几样护肤品的清单,能写的说明全写上,也不指望百分百能带回来。本预备让带部DV回来,想着开始熟悉熟悉镜头语言,为那个遥不可及的电影梦做点尝试。稍稍清点了家底后,发现竟没啥现钱够买单,只能先做罢,过年再说。

    这一走,家里空落不少。一个人过日子,虽说不习惯,却也清净。

    俩女友为庆祝我成为第一个领证之已婚妇女,约好去K歌。因而下午早些离了单位,到屏风巷时,久违了这春天午后的夕阳,遍地铺洒,没了以往凄美的味道,明亮且温和。这才恍过神来,许久以来不见夕阳,并非窝在南方或和城市间的缘故,往往是自己错过了,却浑然不知。

    人散去后,独自骑车回家,慢悠悠地,晚间恰好的行人街景,清凉一路。

    培养早睡的习惯几日来有些成效,修持之心力所致。早起仍旧困难,贪念不散,底气不足,亦不敢发心。

        继续做功课,接着听广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