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些书简

    2006-05-28

    Tag:半生缘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iangnanyinan-logs/2559734.html

    翻箱倒柜地找,要找到的东西没找着,无意中翻出一打书简。

    是与猪老公刚谈恋爱的那几年积下的。已然少许回忆,若非这些沉甸甸的文字,或许会误以为,一直就是这样平静的,与所有感情抵达归宿时一样。

    甚至会怀疑,这是当年的我们吗?真当那样凄美无畏过吗?一段轰轰烈烈的感情,过去了也就淡了,其间惊险曲折被时间抚平了痕迹。

    那时管他叫“小梁”——高三政治老师。说不清何时开始有了依赖,一宿一宿地聊电话,天亮了,起床上学去。

    他很心疼,依旧止不住通宵达旦地说话。从第一次说“我喜欢你”,到第一次说“我爱你”。

    这还不够罢。开始每天写一封书简,次日给我。说要写一辈子,我是当真的。

    刚开始,确是书简,每篇洋洋洒洒千余字,讲一个诗人或一个哲人,因其而生的绝美爱情。里尔克、叶芝和克尔凯郭尔等大家,均是从那里走出来的。

    之后渐渐演变为名副其实的情书,唯美到死。想他原本何其淡定,成了爱情的俘虏,脱胎换骨,亦不亦乐乎。

    于是双双去了上海,半私奔的样子。在徐家汇adam家寄居片段,后迁塘桥,最后安家证大家园;我呢,平日窝在位于康桥的学校,只待周末方能见伊一面。每返校,都是一场生别离,哪怕相逢仅需个把小时的车程。

    书简还是继续。两人一起写,各自记于一本子里,日日不断,周末交换。记下了满腔思念,初至上海的迷茫与艰辛,甚至彼此忐忑不安的信心。

    前几天,翻箱倒柜时,看到了爱情停留于上海的那些日子。

    现在,他已是我名副其实的猪老公。还是会忍不住问。

     

    “你对我会像以前那么好吗?”

    “会。”

    “有多好?”

    “比最好的还好要。”

    “现在不如以前浪漫了吧?”

    “浪漫是什么?”

     

    是啊,浪漫是什么呢?问的人也说不上来。

    纠缠于这种只因“感觉”而生的东西,他渐渐不习惯了。用他自己的话说,是越发理智的缘故。

    偏偏我照旧文艺得不可救药。所以他再次强调,为什么不学着理智起来!注意,不是理性,是理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