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以的话

    2006-05-29

    Tag:心经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iangnanyinan-logs/2566564.html

    老妈五十大寿,回了趟家。事先同她说好,酒席能免则免,亲友能推就推。

    原以为此行能圆满,不想终究拗不过那些好吃的亲戚。他们的逻辑是这样:喜庆之日定要闹腾一番,吃酒是主打节目。你可以不乐意,却不能说个“不”字,那反倒成了无理取闹。

    任凭怎样,也拒绝不了这番“盛情”。难受极了,他们不管这个。

    那几位好酒的亲戚,大吃特吃,大喝特喝。逮准了机会,任何人的红白喜事都是吃喝的理由。这之外,难有其他。

    这就是温州。这就是温州人。

    想起乐清的JP,他常是郁郁寡欢,在那个人吃钱、钱吃人的地方。

    比任何时候都能理解他。三门碰到,他说:能呆在杭州,福报大得多啊。

    是这样。不怎么愿意回家了。这一年多来,渐为地方恶俗侵袭,拿一个又一个既定的礼教和仪式,套进我的生活。爱父母,不忍心为难了他们,于是放弃抗争,受制于这个未经开化的蛮夷之地。

    10月或11月的样子,要被叫回去办婚宴。到时,将以怎样的丑态客串一回主角?想到这,嗔心起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想起来 2007-0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