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动一下下

    2006-06-08

    Tag:色戒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iangnanyinan-logs/2623530.html

    昨晚9点半,被感动了一下下。

    君君表弟打来电话:yy(由于他只比我晚9天从娘胎里出来,打小就直呼我名。当然,我也没辙),小梁说晚上家里就你一人,让我过去作陪。

    终于来了个给咱壮胆的,窃喜窃喜。可猪老公之前怎没透露捏。

    晚上临出单位前,还在电话里讲,那个平常时不时喜欢上门噌住的康康同学,居然拒绝了偶的盛情邀请,不肯来同住几晚。

    那咋办,要不要我亲自打电话跟他说?猪老公看似要拿出绝门武器的样子:“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尽管这些伙计们老早就直呼师名了,但,名分总归是在滴,师恩多少也还是剩点滴。不看师娘面还得顾着点师面吧,这招偶尔还能见效。

    那就不要了吧,勉强又没啥意思的。暗自给自己打气:没事,怕个啥。

    以前可不这么胆子小。之前猪老公在香港的某一晚,老觉得家里来了贼先生,恍惚恍惚得,搞得天都快亮了,也没睡下。他当然也免不了受牵连,估计也是那次连带被吓怕的。

    不管怎么说,终究还是个体贴细微的好老公。其实,日常所见之处大多是这样,可惜都被视为理所当然了,还老是诸多埋冤。反倒是今天这一出,无意中得惊喜,还揪出了忏悔心。

    我反思。我检讨。我惜福。不知前世种了啥善因,今生能得此佳婿。嘿嘿,美着呢。

    刚到家,发现有康康的两个未接电话。这家伙肯定是受到良心的谴责,又忧以后迈不进咱家大门。哼哼,打回去,刚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不料反被这厮阴阳怪气地唬吓了一通。

    幸好幸好,君君表弟带着他的东东堂弟及时抵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