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心的归属

    2006-10-17

    Tag:心经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iangnanyinan-logs/3603831.html

    川西之行的细枝末节还未成形,或许就此没了踪迹。很可能会是这样。怪我老把这样的回忆笔记看作浩瀚工程,需得拉很长很长的时间,找很隐秘隐秘的角落,才好按序冥想。

    实际上呢,不会有那么长那么长的时间,也找不到那么隐秘那么隐秘的角落,即使,即使这一切都遂了我的意,也难保自己冥想地出来,所以历史经验推算:多半成不了。

    却有比这个更迫切的疑团,一直萦绕我的狗脑。没错,是一直,如同无始以来,无始以往。从踏上成都回杭的班机,到现在,刚好四天多两个半小时。

    就是:为什么会如此不忍离开。仅仅是为贪恋那一处的安逸?好吧,就当一半是这样,那另一半呢?

    在家醒来的第一个早上,迷蒙睡眼误以为还在异地。无丝毫不适,很是满足。直到清醒地看清房间的每一个细节,才确定原来是自己住了两年的窝。
           
    居然有些恼火。为这个本该继续却中止了的梦。

    回想一路,不管是不是偶然,的确碰到了那些投缘的好人;不管是不是偶然,的确碰上了难得的好天气;不管是不是这种种偶然,的确毫无设防地清幽了几天。

    可这依旧不是重点,如果仅为这么点享受而去贪恋,那说起来多少没什么分量。只是觉得,似乎看到了成都与佛教之间的某种默契,背后是一派祥和,让生活有迹可寻,让我有路可走。

    或者,从某种意义上说,人文和地域清澈了中土人士与身俱来的佛性,知晓如何修身修心,平息欲念,多少断却些烦恼。

    那是心的归属。

    事实上,沿海一带一贯看不起中土民风,因为他们穷,穷了之后还不知上进,只求安逸。可我看到的是,两者都很清楚自己要什么,耗尽毕生追求。只不过,中土人更清楚,钱能缔造的生活,心也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