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月16日 阴

    2007-01-16

    Tag:心经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iangnanyinan-logs/4307641.html

    尽量说些开心的事吧。连小尼都抱怨,这里的文字近乎把我演化成惆怅哀怜的江南小女子。事实上,怎么会是。

    我不过,太过在意自己的情绪,强化加工,忽略了很多真正意义的人事。让旁人误作,生活地这么不堪和糟糕。是敏感,不讲求实效的文人作派,自己都瞧不起的那种。越是想往外逃,越是被往里拽,真是个无奈。

    有些年前,总忍不住把“人文关怀”和“弱势群体”挂在嘴边,说什么,都能扯上,搞得自己真跟一人文知识份子一样。谁不知道,越是文人,越是相轻,骨子里虚弱,连自己都掂量不起,哪里会真给“弱势群体”一点好脸色看。大多数知识份子,利益既得体,怕是也差不远。

    我是铁定不要做文人的,受不了那气味,姑且先不说做不做得了。退一步,自诩一段时间的书生,貌似很爱读书的样子,到头来,也算不上,除了侦破小说,读完的没几本,充其量只是爱买书。

    什么都不是,亦不觉遗憾。接下来的时月,若能做几件像样的持之以恒的家常事,找得回自己,帮得上需要帮的人,就够了。

    然后,听说:庞大有一次梦见一位大德说,yy的根器很好。那意思可能是说比他们都要好。完全傻掉,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么?哪怕仅仅是个梦。

    要知道,以庞大和袁子们的修为,是要让我等修学佛法之人惭愧地无地自容的,甚至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因懈怠而羞于见他们。三十来万的年收入,对他们来说,真是身外之物,穿几十块一件的衣服,几十平米的小房子一住十来年。那些钱呢,行善去了,不去执着。

    种种种种,皆为我所敬畏。如我这般,又何来根器。袁子说,你很正直,心地单纯,善良,这些就是。

    身边的人,谁不愿这样积极向善呢!

    不敢再说善恶分明,疾恶如仇了。最清楚莫过于自己,起心动念中那些恶的成分。意识到,改不了,还去执迷,很不靠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