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是我表哥

    2007-03-13

    Tag:色戒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iangnanyinan-logs/4758387.html

    他跟我讲道理,我也跟他讲道理。面对面,一直很真诚。

    讲的都是道理,都认为是对的,可参照的。最后,还是各自的理,永远抵达不了对方的道上。

    其实,我很累了。只想快点好好地去睡觉。可他照旧讲下去,翻来覆去地讲,借着未醒的酒性,想要做一个从天而降的救星。

    最后一句什么话,顿时把我惹怒了,我用手指着他:请你以后别在我面前说类似的话,否则就别再见面了。

    自凌晨近两点的两岸咖啡,我扬长而去。

    他,是我的表哥。

    几天前在电话里说,他要来趟杭州,呆两天就走,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不意外了。只记得,大概每年都会一次,忽然接到他的电话,说要如何如何,信誓旦旦,闯荡江湖,还是做大买卖。几次欢乐地支持后,我变得兴意阑珊,因为找不到下文。

    所以,慢慢地,会觉得,跟我有什么关系呢。然后像看一场闹剧,冷眼旁观,或者,看也懒得看了。

    他结了婚,有了孩子,会两个月不着家,在宾馆里打赌。除了这些,我对他的一切一无所知。谁又知道他每天的生活是怎样丰富。

    甚至,外公的坟前,过年的团圆饭桌上,也见不着他的面了。

    除了那点血脉相连,他于我无异于一个陌生人。所以,昨晚,当他大谈特谈亲情、家族振兴、殷切地要我倾吐内心的困惑,会让我无所适从,相当相当怪异。

    事实是,我不想说。对谁也不想。或许他觉得受伤了,开始了漫无边际地劝说,拿他那段神经质的枯萎的婚姻作做案例。

    说真的,我受不了男人这么死相。自己种的因,毁掉了一切,然后自以为醒悟了,跑过来检讨一下,就以为世界就他最大了。受不了那种边说,我错了,我输了,若干年后,我哪怕如何风光回去,也是满盘皆输,一边依然理直气壮。

    他说,你知道吗,我前几个月赢了四十万,一个月里全花光了。我这几个月用的钱,比我爸一辈子用的还多。我这几年用的钱,足够在杭州买两套房子。

    你想说明什么?或许就是为了圆这个悖论:现在去闯荡江湖,要抛却这些浮华,有多么不易。

    我困了,他的所谓切肤之痛,他认为我现在还懂不了的那些道理,我怕是永远也想不通的。只知道,他老婆跟他离婚了,他打着要重新做人的幌子抛妻弃子了。他没变,终究是那个不负责任的男人。

    一切与我无干。虽然他说得对,他是我表哥。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净慈 2005-0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