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在下雨

    2007-03-16

    Tag:心经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iangnanyinan-logs/4783457.html

    手还是软绵绵的,没有力气。前一天,一支极细的针管插进静脉,用力往外拔,要抽血。

    我扭过头,紧握拳头。清醒地感受,酒精棉花擦拭后的皮肤,被敲打,重一点,直到看清静脉,那根极细的针头,瞬间刺入。

    可是,将近一分钟,针没有拔出,手开始痛了。那人嘀咕着,抽不出来。

    冲我:把拳头握紧,放松,让血出来。

    到底出来多少血了,我是不敢看的。只能照做,握紧,放松;再握紧,再放松。

    好多个来回了,怎么还没好。事实上,我已没有力气,手臂虚脱得不像自己的,心口跟着揪紧。

    可能是还不够。在我表示坚持不了时,依旧被要求别停下,继续。

    她也不耐烦了:不劳动,这样下去连静脉都没了。

    这是我怀着豁出去的心情,早起去赶最后一天的体检的伤。

    破天荒地咽下了那两个糟糕的蛋糕和牛奶。边咽边忍不住作呕。这是踏进医院的第一步起,就忍不住的。究竟是什么气味,这个医院,那些日子。

    一下子,往事历历重现,心冰凉透顶。不管天是否在下雨。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