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阳光助学之缘起

    2007-04-24

    Tag:色戒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iangnanyinan-logs/5142601.html

    现在进行的阳光助学计划,缘于2007年元旦的一次夜间谈话。

    回了趟家,在拉芳舍与老林闲聊。过半时问她,想资助孩子上学,帮忙留意下,看学生里是否有合适的。

    老林是县城里的高中语文老师,于我亦师亦友。算起来,她的学生们都是我的学弟学妹。之所以托付于她,信任之余,也是知道,学校里的确有不少缺钱就学的孩子。

    上学那会儿,班里有十多个来自周边乡镇的同学,成绩很棒,揣着一纸通知书,走出村口,迈入县城高中的大门。那时的学费已不便宜,一个学年总不低于2000元,加上住校及日常生活开销等杂七杂八的费用,不少。

    实打实的压力。

    他们话少,只管闭门读书。同桌的那位女孩,365天如一日般干枯瘦黄,每日三餐吃的是同一碗咸菜,不算家里带来蒸饭的米,用不了一块钱。

    周末,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声响起,他(她)们回宿舍简单收拾一下,后坐车回家。也不闲着,要帮家里人干农活。待新的一周即将开始,准备好米和干粮,赶着夕阳迟暮,踏上返校的路程。

    期间,我也曾住过校,或许只是为了图新鲜。一个学期就作罢了。事后总觉那段时间真是难熬,不为别的,只因同宿舍的女生家境都不好,生活之艰苦,学习之刻苦,压得我等好逸恶劳之辈喘不过气来。

    早上醒来,人已散尽,提前早自修去了;晚上熄灯前十分钟,才纷纷见得归来,匆忙洗刷一下,就窝进被窝开手电了。老妈给的那些零食,都拎回了家,她们不吃零食的,我不知道为什么总也吃不下去。

    这些,恐怕是我一辈子也忘不了的。含蓄地明白贫困,和贫困的苦,并不意味着,能体会得到因为没钱吃不上饭,穿不暖衣,上不起学是怎样一种现实。

    在老林说你不该一味这样天生愁苦,多想想己之付出与所得是否对等后,那些矫情且泛滥的强说愁,又一次被当场揭穿。也如老妈常说的:该多吃点苦头,才会知足,才会知道与很多人比,已是很好。

    是心病。看到的总是他人之所得,而浑然不知,自己已得之诸多好,怕是已好到独自承受不了。我希望把这些福报通通收好,攒起来,分给那些也需要的人。可以是钱,或者是心。

    很巧。老林引见一人,正是我愿找的,将上高一的孩子。估算下来,每学年学杂费约5000元。这于我一年不多不少的收入,不难承受,可能仅仅是少买几件衣服,少买几样护肤品,少几次吃喝玩乐……相同的数字,对另一个个体,则成了或许能扭转一生命运的事实。

    老林言谢。说那个孩子很开心,一直在问:真的吗?是真的吗?她只是单纯得开心,知道了,书可以继续读下去。这个原本就属于她的权利,没有生来就被剥夺,是暂时丢了,现在失而复得。

    我很羞愧听到“谢”字,总会粗鲁地打断老林腼腆的客套。想起之前听到某记者见到的一件事:一些台湾居士带着很多救济的物件抵受灾之地,灾民拿着他们双手奉上的衣物时,感激地连声道谢。居士们却诚挚地回答:说谢谢的该是我们才对,感谢你们给的行善的机会。

    懵了。站在一旁的记者想不明白,是这样的吗?

    是这样的。所以,对老林,对那位孩子,该说谢的人也是我,感谢这行善的机缘

    愿尽己之力助人为乐者,身边其实不少。只是大家都忙,杂务缠身,空有了一颗爱心却不能行善之事。

    当即联系了几位,商量着能否弄一个助学计划,集闲散的民间助学力量于一团,大家各尽其力,共同分担,做点实事。分布于几个城市的同人们,闻后皆应允。

    阳光助学计划就此而生。(http://sunny_sunny2007.blog.tianya.cn/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宛若新生 2007-04-24

    评论

  • 你给了一点阳光,他就能灿烂无比.向你学习,向你致敬!
    回复老林说:
    少来!说这些死话。
    2007-05-08 11:3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