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惨,很凄凉

    2007-06-15

    Tag:色戒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iangnanyinan-logs/5905270.html

    晚上八给J电话,她居然说:今天巧了,还能通,平时这个时候老早关机了。

    我急忙表示诧异。如果记忆对牢的话,她的作息应该是朝六晚十。对一个恋旧的人来说,很少会主动更改自己定下的规矩。

    J是这一型的。除非某些东西,迫使她不得不变。比如说,有人骚扰上门。

    希望是被我调侃中了,这样比较好玩。

    为了表明缘分天注定,那男的对J说,我们是初中同学,你不记得了么?估计那会儿是没正经说上几句话,加之J高中时,J举家迁移到我呆的那个县城,所以对此,她只是很茫然,不摇头,不点头,没作正面回答。

    往后的夜晚,手机会准时响起,那是一条重复再重复那三个字的短信。男的一点不嫌肉麻。据J说,他们甚至还没单独吃过饭(当然,是她不给机会),就这样直白地发起攻击。

    J觉得恶心。恩,听听也觉得,是不太靠谱。

    我说,那你回消息骂他吧。温和一点也可以,总之叫他死了心。换作我,肯定这样治治他。

    J说,不理会,他该知道是什么态度。觉得没趣了,自然就走开了。但眼不见为净,手机还是要关掉。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十二个小时不开机,短信自动不见。

    J是我最要好的女人;安静地呆在南边的县城;至今未正式谈过恋爱;属于小地方的七姑八婆热衷议论的对象;也有人夸她纯啊,或感叹她情商低。

    出的招术显然要高明得多。L说,这样是对的,要干净,不理会是最残酷的态度。

    那如果,他是真的爱上了呢!也只能,连对话的资格都被剥夺地一干二净?

    爱情是游戏,却无规则,无公平可言。唯有不爱,方能安乐安详,抵御自残,和他残。

    很长一段时间,我会觉得那个男的很惨,很凄凉。

    分享到:

    评论

  • 我还是觉得你的想法比较对,“我说,那你回消息骂他吧。温和一点也可以,总之叫他死了心。换作我,肯定这样治治他。” 这个年代,有时候太暧昧,还是说清楚的好,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