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没有归属

    2007-03-19

    Tag:半生缘

    婚姻或许真是个浩瀚的系统工程。你折腾也好,维护也好,都少不了耗一辈子。 

    我是越来越明了其中的玄妙了。晚上吃饭,胡汉三发表了“三权分立”的言论,说除了一夫一妻的格局,家庭中的个体们或许各自还需要一个情人,一个红颜知己。各尽其责,各自欢乐。

    老来再各归其位,留着妻子或丈夫,做个伴。

    不管是否荒唐,至少我听来是不排斥的。在爱情面前,我们都只是过客,没有非谁不可。

    L说,碰到感觉再好的男人,只要成了你的人,也就那样了。所以,还是留在原地,别靠近,看上去很美。

    恩。。。请别指望什么,诸如那种无药可救的天长地久。

    人性总是孤独,没有归属。

  • 那些书简

    2006-05-28

    Tag:半生缘
        翻箱倒柜地找,要找到的东西没找着,无意中翻出一打书简。
        是与猪老公刚谈恋爱的那几年积下的。已然少许回忆,若非
    这些沉甸甸的文字,或许会误以为,一直就是这样平静的,与所有
    感情抵达归宿时一样。
        甚至会怀疑,这是当年的我们吗?真当那样凄美无畏过吗?
    段轰轰烈烈的感情,过去了也就淡了,其间惊险曲折被时间抚平
    了痕迹。
  • Tag:半生缘

        那个一念定乾坤的夜里,有句话至今难忘,他说,第一节课上,他在她眼里看到了:她是懂他的。这就够了罢。轰烈了一场,抵不上这样一句话。大好之日,发条短信表寸心:月正好,情当永不老。

  • 婚礼无期限

    2005-08-22

    Tag:半生缘
      拿这事作谈资时,万想不到这会儿自己正被套牢了
  • 还要结婚吗?

    2005-07-13

    Tag:半生缘

    地方习俗的琐碎完全超乎意料之外。这让我领教了舆论势力的强悍,噬人心于无形。抗争未果,惟有坐以待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