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终结

    2007-07-05

    Tag:心经

    我以为不会再有什么事情,会让自己生气,更别说是勃然大怒了。

    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祈望,人与人之间能多点宽待祥和。

    哪怕是完全不相识,哪怕只有一面之缘,能微笑相对就微笑相对,能帮得上忙一定帮。

    这是说真的。为了这,吃点亏又怎么样呢!

    可还是做不到。因为那个一而再再而三的说法,气极了。直要破口大骂,直要哭。

    那仅仅是几句无害的戏谈。对事实的陈述。不是要伤害谁。也不希望你们横加干扰。

    对此,是有权利认真的。你们都要知道,通过控制舆论控制的人心,很少很少。

    就当我执着吧。

    在自己的博客上,不指名道姓,不说三道四,却总该保留表达的自由。

    连这也难。

    在这个无序混杂的国度,为了这么点微薄的自由,我选择为自己留守。

    另辟新壤。以此作为“后十八春”时隔四年的终结。

  • 西湖再梦寻

    2007-06-26

    Tag:心经

    会觉得有点累。心力憔悴。

    被欲望囚禁,不被记起。

    越累,这难耐的七月天,拉得越长。

    唯有一切古典的东西能稍稍心安。

    比如西湖边再读《西湖梦寻》。

    或问佛:终究是哪般方为无常?

  • Tag:心经

    财政部憋到今天凌晨的决议:将证券交易印花税税率由1%上调至3%,如愿以偿搅乱了股市。屏幕上的K线图,一只跟一只,不到跌停不罢休。

    一哥跑了两趟证券交易所,找散户们的表情,要写稿子的。结论是:都在笑,嬉皮笑脸地像真不在乎。

    X领指导道:现在,要发挥我们报纸的威力了。要为那些被创伤的心灵送上温暖,别绝望,别看一片混乱,其实还有胜算。就像那个什么,对,心灵鸡汤。

    还没喝上,就传言有人忍不住跳楼先了。在繁华商圈的一座大厦自上而下,了结了毕生的清单。

    如果这就是投机的下场。豁出去地亡命,会不会终将是很多人的宿命。

    忽然很难过。熙熙攘攘地,我们,每天都在干什么。不死,还有别的办法么?

  • 绞胃与戒辣

    2007-05-21

    Tag:心经

    绞胃与戒辣,选一样,我怕还是会不要命地扑向那辣,直到辣得肝肠寸断。

    并非多能吃辣,只是喜欢。比起那些淡且无味,是更爱浓重。

    天热,没了进食的欲望。如果连辣都没得吃,真是有了绝食的心。

    夏天来得有条不紊。它将身边的这座城市——杭州,从天堂打到地狱。

    我什么都做不了。也睡不好。除了吃点水果,喝碗绿豆汤。

    努力保全一丝气息,为的是,苟且熬到秋天的黄昏。

  • 抱歉不需要

    2007-05-15

    Tag:心经

    一声抱歉能解决的问题太少,实在太少。

    所以往往,毅然决然,连抱歉都不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