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父母说

    2006-11-20

    Tag:心经

    先是父亲接的电话。大约说到什么,我号啕大哭。很少这样。我对他说,能不能不干了。很难过。难过得受不了。每天都是折磨。三年了。爸,我会疯掉的。别不信。真的会。他动了恻隐之心。一向平和恬淡的男人。每次电话里只要我保重身体的父亲。他说,别太任性。你能为自己做决定。你能处理好。

    母亲在听到哭声后接过电话。她说,又怎么了。为什么还这样。有天大的委屈么?还有什么不满足。别不知足。大家不都这样过来的么。生活没有你想得那么容易。看看身边的人。多少人找不到工作。多少人没有自己的窝。多想想他们。谁不是熬出来的。谁都是平平淡淡过来的。

  • 熄灭了

    2006-11-15

    Tag:心经

    有些人把妻吵架看作感情的调和剂,说这是少不了的。

    要过一辈子,不合适的通通磨合,才好愈久弥坚。

    也有那种吵了就不能再好的,他们也许不知道。

    像被利刃一道道划伤,无法合上。

    昨天晚上的我们,好像就这样轻易地被伤到了。

    床的两边,是世界的两个极点。

    没有人去讲孰是孰非。一开始,就没有让我们犯错的缘由。

    如果非要说,那么,好,是我先错了,只是没料到有人会接上。

    狠命地哭了一场。当是最美好的另一半死去的样子。

    那样想的时候,真当难过。心被抽空被抽干,身体烧作灰烬。

    这种歇斯底里的发泄失去了效用。完全虚空的一面,到底有多可怜。

    亲爱的,别不相信。你也会发狂,真的发狂。

    教会了我不再以为爱情多么至高无上,永不生疮。

    没了信心,没了想法。可以好久好久不讲话。

    我们两个,成了合则来,不合则随时可散的伴。

    不曾想,是那么悲凉。

    掐住你时,真的熄灭了7年感情么?

  • 被打败了

    2006-11-14

    Tag:心经

    我的宝贝,你看上去不好,一副要被打败了的样子。

    天色阴霾。冷空气一来再来。好久了,你不这样难熬。

    总有人不要脸面,在你身边,抽着烟。一次两次三次,奉劝不了,在办公室,

    通气的空间,制造毒烟,伤人心眼。

    你生气。你有生气的道理。因为空气中尚未散尽的余味,因为按奈不住自己不动气。

    可你还记得的,对自己说,要好好地,待身边的人,待自己。

    不管人事恶劣。别去憎恨,别冷眼旁观。

    你明白,那都是因为,自己的心洗不尽杂念。

    生气会让一切变得更加糟糕。

    头痛。发烧。写不出稿。

    然后,你像泄了气的皮球,埋怨自己如何浅薄。

    我的宝贝,亲爱的宝贝,总是这样会不好。

    像昨天那样忏悔,生活会很美。

    不想看你这样颓废。不是只有老去的故事,才能洗尽铅华。

  • 梦巴黎

    2006-11-07

    Tag:心经

    米说,在巴黎时,除了干活,大约每天3.5个小时,就是拿着相机四处扫街,回

    PS照片,没日没夜的。

    私底下狠狠羡慕。这辈子,也能有这样过活的2年,该有多美!

    想到这,还有其他可望不可即的,觉得凄凉,心里不好受。

    昨晚,做了个梦,梦境在巴黎,坐马车绕城,走着走着,到了成都,与7年未见的

    中校友结伴而行,荒诞得很

    早上醒来,跟猪说,梦到和一个老男人在巴黎,不让他占便宜,一直默念四皈依。

  • 好周末

    2006-11-05

    Tag:心经

     

    忙过周末。

    周五,在报社来说来是清闲的日子,因为周末的版面少得可怜。慵懒如我,会选

    这一天开始周末生活,天知道,周日的谈版会是雷打不动的。

    要热爱工作,也要一周双休。但愿这不算过分。

    杭州秋天的太阳很好,西湖边呆坐着,晒太阳,来一杯茶,只看波光轻走湖面。

    当年是被这种福光引领而来的,以为生居此地,定是一派平静祥和。

    可我不够好。如愿安定之后,常年为种种困扰牵拌搅扰,一直没有松弛过,该对

    说声抱歉的。

    叫上在杭州溜达的鬼目。面朝湖光山色,任由阳光由暖转凉,随同秋风,一波

    铺盖而来。

    谁的峥嵘岁月不是这样不告而别呢。眼前,当年那个气质出众的假小子转眼已是亭

    亭玉立的姑娘了。

    毕业后四处晃荡,成了众人说教的对象。相信有出自善意的劝说,当然也难保眼红

    人,毕竟,不用为生活所累、看似没心没肺地走走看看,是很多人想体验的现实童话。

    开始,我也免不了拿有限的经验来套用她的生活,假设再假设,试图来论证这样的

    散漫,不累积地过活,总归不算最好的。

    然后会说,现在混口饭吃,哪还会奢望一步到位,什么编制,什么铁饭碗,非要不

    可么?姑且不说这种稳妥的人生规划是否狭隘了,若非迫不得已,干吗要拿这些把自己

    活生生地套牢呢?

    但过来人清楚,现实比我们预料地残酷得多。于是,鬼目默认了父母的经验和安排,

    默认了她的抉择。

    所有善意的期许,为的都是让伊们过得好,人生总归没有完满可言。随顺既定的生

    存法则,是会好过些。

    夜幕降临,小姬伉俪到了杭州。

    有点凉,仿佛置身于另一个边界的西湖,收拾好阳光照晒后的心绪,守侯另一场

    会。

    说好要陪着她,购置小两口婚嫁的行头,虽然我既不内行,也没啥经验经验可鉴。

    好久了,从未这样确信:这会是久违的窝心的时光。

    忙过了,虽然累,很幸福。亲爱的们,这边祈祷着,大家都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