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心的回收站

    2007-05-09

    Tag:心经

    天还凉时,无意间听到她的声音,中毒了一样,接连很多天,不离开。

    女孩来自西双版纳,一张异域的脸。第一张专辑时,被唤作曹方,《城市稻草人》之后,曹芳成了曹方。

    外语系学生,迈出成都校园,踏上自弹自唱自编自演的路。走啊走,走啊走,抵达音乐的墙角,潜入听者的心。

    我亲睐这个脚踏实地出来的被叫作“梦想”的单词。一笔浓重,写有坚持的意味,会觉得,其实也可以,一直在路上。

    浑然天成的冷却的美,渗入这股流转都市的声线,人群中,干净地低吟,若是梦幻,想是这么来的。

    如有雷同,那便是台湾的民谣歌者陈绮贞。守着各自的五线谱、任凭内心流于文字,绽放于南北。

    听不腻的,陈绮贞《after 17》;曹方《透明对白》。

    ————————————————————————————————————————

    看不同的博客,已是每日例行的功课。

    每个人都是一个世界。当他(她)们以这样的方式,来惦念活着的痕迹时,总是很虔诚。自言自语,孤独对白,思维的乐趣,一次次地自我解剖,那里都有。

    心底的阴影浮了出来。不安,不解,不快,拿文字过滤后,往这里倒。

    每颗心都有一个回收站。

    看到了态度,不一样的态度所引发的生活方式。我所能从中获得的,是在众多当事人中,寻找离内心最近的,体验他们的体验,说他们说的话,走他们走的路。

    经验来得直接而有效。对还要坚持下去的一辈子,这比百科全书有用。

    明天和意外,谁会先来?我们等待的,等待我们的,谁又能够预计呢!

    “价值是个什么东西。让你会觉得生活有力气的就是有价值的东西, 而未必是那些深刻的,洞察一切的,华美而空洞的。”这是来自xiaowenne博客的,我倾向的一个结论。

  • 2007-05-03

    Tag:心经

    其实是热。三十摄氏度,顶着太阳,热浪似电流贯穿全身。

    刚开始,觉得温暖。

    直到进了办公室,迫不及待地脱掉鞋子、袜子,曲腿窝进座椅,拿报纸使劲扇。

    风来了,凉快了,方知几步跨入的,是夏天。热得真诚而地道。

    想着明天是不是可以穿短袖了,裙子了,还有那热裤啊,吊带啊什么的。

    如果这些风凉,能缓解头痛。

    痛也闷躁,不是给天气逼的,其实也是没睡好。

  • 五一2007

    2007-05-02

    Tag:心经

    有光的地方,我照样会迷惘。

    这个五一,不赶着回家,没有很多人要见,日子于是松垮。

    购物。不断地购物。直到刷得信用卡筋疲力尽。满载而归,对着散落一地的热闹,唯有无神地虚空。

    是的,我是会为此愧疚的。与刚刚不久前,身处其中的那个还快乐的自己,判若两人。

    会反过来想,这些钱,若省下来,该多好。省下来做什么呢?又不灵清的。

    真的会拿去都行了善么?舍不得。对别人,总不会有那么大方。只有挥霍在自己身上,才忘了心痛。

    昨晚,敷了一片露得清的TU面膜,清爽了一下,被烟味熏得又痛又晕的脑袋。坚信了真有物美价廉,要一直喜欢下去。

    也试着走卡哇伊的日式路线,有人说还适合我的。因为娇小,还是那一绺齐整的刘海?总之是,假装有点傻乎乎的可爱习性。

    可总是不对劲。在那幅自画像里,似乎已用黑框眼镜定下了一生的基调,习惯了内心是严肃的,顽固的,敏感的,消极的,神经质的,灰色的不苟言笑的。

  • 绍兴

    2007-04-10

    Tag:心经

    来了轻风细雨。四月的昨天,潜入那座古朴平静的城市,像是一场醒来的春梦。

    车轮辗转,一边试探一边进入,城的轮廓缓缓展开。乌篷船、水边的人家,颤抖的青石路,仓桥直街里飘出的臭豆腐香,留步于数百载风霜中,安静地流动,迎面而来,逆向而往。来的人,只需跟随,只需意会。

    那关乎鲁迅的一切,我想留着,下次再来。他的故居,百草堂,三味书屋,还有笔下真实或虚幻的生活再现。

    如今的yy,只想隐匿,任凭失语。一个人,不怕孤独,两个人,不怕辜负。

    在武林广场地下通道,看到西湖淡啤的广告词:淡定出味。用来形容若干个小时前经历的那一方水土,恰好不过。

  • 好过自己

    2007-04-05

    Tag:心经

    我可以连服两颗止痛药,减缓身理病痛;也可以去找代号为30号的推拿师,请她使劲再使劲点,纠正肌肉和骨头里错位的神经。

    但我知道,一旦苦难降临,身心凌乱不堪,不是能像这样,说暂缓就暂缓的了的。

    衣食不愁之后,有了爱人有了家之后,我就慢慢脱离了自己,开始日复一日的死相的无病呻吟的生活。

    避之不及了。可不可以,谁给得起阳光,就爱谁。

    其实,除了没有力气,今天并没有不开心。只是像生了一场大病,在床上动弹不得。没水,也没吃的,间断性地睡,间断性地看书,直到感应那阳光来了,阴天变好天了,才起了来。

    MSN一登录,就见朵丽姑娘冒出来。她从7天前的柬埔寨归来,还有小礼物收。一直觉得她活得真好,奔放的,开朗的,把日子打扮得性感的,无厘头的短句连绵不断,永远有那么多乐子可以找。

    要说,我们是差不多的啊,应该是差不多的。都在一个报社打工,每个月收回说多不多说少不少的卖命钱,用来小资几把。可,为什么,在路上,人家活蹦乱跳,我却搞得天生愁苦呢!

    那些总要一根筋把我看死的人,不喜欢你们。你们,你们不要来定义我的人生,不要不管我是不是生不如死。比方说,我的妈咪,你总说我的身子怎么怎么弱,我吃的怎么怎么少,这一辈子怎么怎么需要人照顾,找个好男人怎么怎么不容易,外面的人心怎么怎么不堪。

    别再来说。再说挂电话了。你不知道,我就是那不堪的人,也会自己好过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