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们说

    2007-02-13

    Tag:心经

    文娱的大S在他的人间故事里说,他把所有的不开心都笑没了。

    我一下子想到了自己。总有一天也会到那境界。傻傻地,在笑中绽放,或枯萎。只求瞬间的真实不虚。总觉得,不远了,一步一步地来,直到近在咫尺。

    国外一位社会学家说的一句话,最近很流行:阶段性一夫一妻制。如果把人的动物性放大,似乎讲得很人性化。可人就是人,毕竟要受该受的约束,承担该承担的责任,毕竟要清醒。

    身边的人都在揣测年终奖有多少有多少。我也想能多一点。可多一点,又能填补多少的欲望呢?

  • Tag:心经

    如果改变显得突兀,不被允许,我该寻求什么方式,妄图让他们理解。

    变化中有一种美,与无法言喻的开怀。也只有在与旧约相违时,心才会紧一下,痛一下。

    时时会被套牢。想怀念的,一点一滴地遗忘着。我知道,那约定俗成的规则里,有过去七年的阳光、粮食和人。

    可,那用来依赖的稳稳当当的老旧生活,真是让人爱不起来。虽然没有它,不会有我的今天,那自认以及旁人尚能认可的少许。我知道,很多很多,都是另一个人赋予我的。

    于是,我把他默认为一辈子的信仰。原以为,真的可以这样。

    谁叫我是个自私的坏孩子呢!所以会在一夜之间,在一个急转弯后,什么都变了。

    明天是情人节,一个星期前,我就偷偷地希望,能收到一束花。像是从来没有排斥过它。

    有时,我都认不得自己了。是因为变了,还是被打回原形了?

    要不就彻底颠覆了吧,把混淆其中的你我,与这依附于神经的苦乐年华。

    一如这过往的这些日子。

  • 如释重负

    2007-01-31

    Tag:心经

    要过年喽,不怎么想回家。若能独自旅行,去丽江。谁能给一个期,

    不用很长。

     

    幻境过后,有种顿悟的美。那关乎智慧的清冷的解脱。周围空了,心

    真相填满了。行者如我,不再负累,多一点,洞悉整个世界。

     

    原来,破一个难题,瞬间足够。直抵内心:喜怒哀乐,是哪个? 

     

    发现最后是真的开心。如释重负。

     

    多谢,生活如此理性从容,给我上的这漫长的一课。

  • 太阳底下

    2007-01-29

    Tag:心经

    太阳底下,行走,或坐着。来一壶茶,一直懒洋洋。想着,饿了可以有饭吃,累了可以有床躺,睡前还能敷张面膜,泡个热水澡,最实在的幸福,不过如此。哪怕自始至终,就你一个人。

    昨天下午睡到今天中午,不止12小时,完全昏迷,把过去十多天没睡的补回来。

    只要睡好觉,吃好饭,锻炼好身体,碰到任何困难,都能让自己开心起来。缺憾哪里都有,很多问题,不是感情能填补的,我的稳固的工作,帮上很多忙。

    人真是很贱。明知无常,明知不可靠,死活要往里套,活活用悲苦搞死欢喜。还对眼的时候,一切都好,腻死也是福分。全然不理会会有那么一天,相互伤害的无奈。

    最熟悉的陌生人,大抵就是这么来的。谈不上爱,亦不再信任,有的只是恶毒的诋毁和攻击。你怀疑我,我怀疑你怀疑我,然后,一起怀疑整个世界。哪怕只是气话,一时的不理性,说出来了,就收不回去了。

    《伤城》里一句蛮恶俗的话广为流传:酒的难喝之处就在它的好喝。我倒觉得,酒的迷醉之处,在于它能让人更清醒。

    至少在我是这样。

    看到几段话,有人把它说成是“5件我们无法改变的事情”。

     

    Everything changes and ends. 所有的事情在变化,都有终结 

    Things do not always go according to plan. 事情总会出乎意料(计划)之外 

    Life is not always fair. 生活并不总是公平 

    Pain is part of life. 痛苦是生活的一部分 

    People are not loving and loyal all the time. 人们并不总是热爱和忠诚.

  • 外面有太阳

    2007-01-24

    Tag:心经

    晓乐发来消息:太阳出来了,中午有空吗?出来坐坐。

     

    想到还有稿。睁眼,躺在床上,晕得起不来,停留了一整夜的酒气,还没散开。

     

    窗帘紧闭,床与窗户间的两扇拉门只留一条缝隙,太阳的余辉,怎么进来。

     

    这酒,侵蚀了我的胃,还有味觉。头痛,没力气,一半是饿的,一半是被折腾的。

     

    冲了澡,身上很臭很迷离的味道都冲掉。到外面找太阳,若能让人豁然开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