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酒态

    2007-01-24

    Tag:心经

    一扎生啤,一扎掺了绿茶的什么洋酒,把我喝倒了。

     

    不遗余力地说,流泪。拽着陈相的手,想知道,究竟怎么了。

     

    拿酒来逃避,废人。她说,那么难的时候都走过来,现在,真的挺不过去吗?

     

    至少看起来是这样的。连环的错乱,生活被搞复杂了。

     

    是在借酒消愁,还是巴望着酒后的清醒,来个抉择,迅速而彻底。

     

    会很怕。心里虚空无底的那种怕。抓住最后一抹理智,请把我留下,把时间留下。

     

    然后,一直想,一直想不通:这到底是刚种下的因,还是已得的果?

  • 1月23日 雨

    2007-01-23

    Tag:心经

    他醒着孤独,我睡中痛苦。

     

    连续三个晚上,我们保持着这样的姿态。天亮睡觉,睡不着,点灯,起床,上班。

     

    他说心如刀绞,索取,未知的答案,我保全的,最后的幻想。

     

    感情的轨迹,很诡异,不知道下一步在哪里,虽然结局早在预计。

     

    这样下去,会垮掉。我已承受不了。很累,累到不顾一切地想逃。

     

    执着,让感情变成脆弱。

     

    什么都不想说了。真的没什么大不了。好或不好。

     

    放逐,也可以被放逐。往后的一个月。

  • 1月21日 雨

    2007-01-21

    Tag:心经

    要怎么形容过去的两天三夜呢?全新的抗衡,把人伤得不轻,却好似乐在其中。

     

    那该来的,早些来。我不再惶惶。暴风雨前,是平静,暴风雨后,亦平静。

     

    请原谅我那样沉默。朝我吼,对我好,都无所谓,不能抵达内心。

     

    请原谅我什么都不想。信什么,不信什么,顺其自然,安静就好。

  • 1月16日 阴

    2007-01-16

    Tag:心经

    尽量说些开心的事吧。连小尼都抱怨,这里的文字近乎把我演化成惆怅哀怜的江南小女

    子。事实上,怎么会是。

     

    我不过,太过在意自己的情绪,强化加工,忽略了很多真正意义的人事。让旁人误作,

    生活地这么不堪和糟糕。是敏感,不讲求实效的文人作派,自己都瞧不起的那种。越是

    想往外逃,越是被往里拽,真是个无奈。

     

    有些年前,总忍不住把“人文关怀”和“弱势群体”挂在嘴边,说什么,都能扯上,搞

    得自己真跟一人文知识份子一样。谁不知道,越是文人,越是相轻,骨子里虚弱,连自

    己都掂量不起,哪里会真给“弱势群体”一点好脸色看。大多数知识份子,利益既得体,

    怕是也差不远。

     

    我是铁定不要做文人的,受不了那气味,姑且先不说做不做得了。退一步,自诩一段时

    间的书生,貌似很爱读书的样子,到头来,也算不上,除了侦破小说,读完的没几本,

    充其量只是爱买书。

     

    什么都不是,亦不觉遗憾。接下来的时月,若能做几件像样的持之以恒的家常事,找得

    回自己,帮得上需要帮的人,就够了。

     

    然后,听说:庞大有一次梦见一位大德说,yy的根器很好。那意思可能是说比他们都要

    好。完全傻掉,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么?哪怕仅仅是个梦。

     

    要知道,以庞大和袁子们的修为,是要让我等修学佛法之人惭愧地无地自容的,甚至很

    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因懈怠而羞于见他们。三十来万的年收入,对他们来说,真是身外

    之物,穿几十块一件的衣服,几十平米的小房子一住十来年。那些钱呢,行善去了,不

    去执着。

     

    种种种种,皆为我所敬畏。如我这般,又何来的根器。袁子说,你很正直,心地单纯,

    善良,这些就是。

     

    身边的人,谁不愿这样积极向善呢!

     

    不敢再说善恶分明,疾恶如仇了。最清楚莫过于自己,起心动念中那些恶的成分。意识

    到,改不了,还去执迷,很不靠谱。

  • 1月14日 阴

    2007-01-14

    Tag:心经

    见到小尼,如博客看到的那样,她被婚后的日子宠爱得幸福如意。

     

    西湖边那张安静的沙发上,我们斜靠着,面对面,夜色里长聊。说到了什么呢,感情、

    事业、时政、宗教,还有孩子。秉性相仿的两个人,观点未必一致,却因又能见上面,

    说上话而开心。

     

    起身要走时,小尼说,想让全天下的女人都能幸福,像她这样,找到自己看来最好的

    老公。

     

    我说,无所谓好坏,最合适的就是幸运。

     

    这段时间,我冷静得近乎麻木,麻木到未没被最好的朋友的最由衷的快意所感染。

     

    变化来得突然。有点不安。是因为不知自己想要什么,还是因为太清楚自己想要的?

    不知道。

     

    很自然地,我和我的爱人我的生活正在调整姿态,为了赶赴一个未知的结局,为了大

    家都能好。

     

    看起来,这很难。或许,真只是时间的误排,混淆了人事。那么,还是由它做主,继

    续,或是叫停,当下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