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只有酒了

    2006-12-28

    Tag:心经

    不可以吗?我就是想喝酒了。加冰的百丽甜。

    是你说的,爱情没了。都是空的,难长久。

    那,那还剩什么?只有酒了。

  • 别无选择

    2006-12-27

    Tag:心经

    腰很酸,郁郁寡欢,什么缘故不知道。

     

    直到办公室里的S说,你太不阳光了,才发现自己是阴霾过久。

     

    白白被一个老男人这样说,不服气,想反击,却无能为力。

     

    想着,几时以前,我不是这样的我?还开朗,还阳光。

     

    想不起来。

     

    元旦前,把该干的活都干了,回去五个小时以外的老家,潜心休养。

     

    可,还要值班。好吧,别无选择,那就2号。

  • 伤城

    2006-12-26

    Tag:心经

    1月1日,杭州电信、杭州网通信息港和杭州网通的包年宽带一起上调,涨幅从100元到200元。

     

    通告在营业厅里贴着,围满了人,嘀嘀咕咕:太贵太贵。

     

    但,这样一个稿子,应对方的要求,不准发,被扼杀在摇篮里。

     

    又是哪家单位及时地施压来了。很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如何复杂多变的世事。

     

    也罢。不是第一次了。我不该强压怨满,早该释然的。

     

    恩,我听我的歌,beyond,还有齐秦。我要的,不过逝去已久的情怀。

     

    然后,收工,一个人,去看夜场电影。

     

    别让我猜中,那《伤城》里的男人女人,说怎样一个故事!

     

    你知道,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老去的伤城。

  • 忘了忘了

    2006-12-25

    Tag:心经

    于是,鼓足了勇气,把想说的都说了,一个暗无天日的真相,就这样,无关荣辱。

     

    是要做个了断了,跟过去的一年又一年,支离破碎的执迷不悔。

     

    不知道何时起,我们被教会,马不停蹄地追逐,一个又一个错误。

     

    如果说出来,能终止错误,斩断一切似是而非的暗涌。

     

    那就开口。没了颜面,好过没了信念。还我新的一年,重新来过。

     

    于是,也忘了怎么爱,怎么恨,怎么爱恨交缠。

  • 平安夜2006

    2006-12-24

    Tag:心经

    平安夜,相当于我们的除夕夜莫?那么,老外肯定是欢快死了,在今夜。

     

    终于搞懂了平安夜和圣诞节的区别。事实上,比老外还high的是咱中国人。满城都沸腾了,

    沸腾了。今天,大家只负责约人,定位置,掏腰包,然后,回家睡觉。

     

    当然,也可以一个人,闹哄一场。

     

    办公室里,为定不到位置而发愁的同事大嚷:什么?没位置了?要等?要拼桌?

     

    昨天,一个孩子的母亲说,不知道了吧,幼儿园里也忙疯了,活动一个接一个,小孩子们只‘

    晓得过节喽,要表演节目喽,可以去玩,吃好吃的喽。

     

    我想去唱歌,只是想唱了。趁着下午开完会的空隙,应该人不多,不怕被挤破。可是,没人

    要去,KTV也涨价了。我对着小林,相当得拽:涨就涨呗,咱怕付不起吗?

     

    这个洋节,耶稣的生日,我们家是不兴过的。大多数人,视宗教于无物,但只要是安了名头

    的节日,还是不甘落后地要凑一下热闹。

     

    只是又想起了,去年的今晚,和猪坐在雷迪森旁的星巴客,惺惺作态般喝着咖啡,看着窗前

    张灯结彩,人来人往,都在笑,好开心的样子,也跟着新鲜起来,好似找到了彼此共处的新

    空间。

     

    第二天,部门在名家厨房聚餐,才晓得,平安夜才是最热闹的,就是我俩在窗前傻坐当会儿。

     

    今夜,不要去这份凑热闹了,宁可窝在办公室,一个人,写明天的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