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去不复返

    2006-12-14

    Tag:心经

    我知道了。通常什么时候会打退堂鼓,叫嚷着死了算了,不干了就好之类的胡话。稿子写不

    来,就要这样癫狂几下。

     

    我是个单细胞动物。我承认,这是做新闻的大忌。更别说所谓的经济报道。看起来,一切一

    切的苦痛都来源于此。一个单细胞的傻子,见了数字头会晕,跟小商品经济打了三年交道,

    然后彻底变成白痴。

     

    今天,我又栽了。写不来稿子。坦然接受四面八方的冷眼旁观。

     

    只是,我再也不说了,说我要走了。如果有一天,再过三天,还不见我,那才是真的一去不

    复返。

  • 这一段意识流

    2006-11-25

    Tag:心经

    把手机关掉,只想好好睡一觉。再也受不了,睁着眼睛在黑暗中累到睡着的煎熬。

    害怕每天每天的夜晚。闭上眼,会有千斤障难涌过来,压向我,无人可救。

    六字大明咒。我念了,在心头。一遍遍默念,为什么不再灵验。只好醒着,泪满面。

    间断地进食,不想照镜子。额头和下巴爬满了痘痘。因为所以,脾气大,内分泌失调。

    这是个什么样的人!没有力气面对烦恼,只顾折腾自己,不厌其烦,这样那样。

    去买药,安神药,可以别失眠。或者,把脑门清空,像哑巴,不说话,说不出话。

    能睡多久是多久。睁眼后,又是十二个钟头。做梦,一个接一个。照搬现实,支离破碎。

    我裹着厚厚的棉被,想把它们和自己,一齐闷到窒息为止。

    有没有一个人,可以一直说话给我听。如果,只剩自己。

    那就自己。一个人去看场电影,吃顿火锅。要双人座,点两个人的菜。

    别人要看就看吧,让他们奇怪去。谁会在乎,谁又知道,我只是个生了重病的哑巴。

    可是,上个星期的雨,今天还在下。阴沉沉地,把我隔离在周末的家中。

    好吧。好吧。容我躲好。泡一杯奶茶,煮一碗泡面,热一个水壶,听一段经诵。

    填满这一段意识流。

  • 男人的歌

    2006-11-24

    Tag:心经

    来吧,一起来吧,我们去唱歌。

    我会尽量撇下悲伤,好像激昂。

    你们选了好听的男人的歌。

    前尘岁月,楼下的男人,这么多年忘不了。

    记下了伍佰《泪桥》和李宗盛《鬼迷心窍》。

    会到几时,恍如隔世?

  • 可以没有灯

    2006-11-22

    Tag:心经

    世界在身后灰蒙一片,挡死了14楼的玻璃窗。雨一直下,天很冷。

    什么都看不灵清。反而容易叫人清醒。

    我只想着,能不能独善其身。不回避阴郁,不用躲雨,也不担心被淋湿。

    世界厚不厚道,谁管得着。但求身心安康,不要病入膏肓。

    管自己看厚厚的书,问千奇百怪的问题。

    可以没有灯。一个人。

    有个好觉。醒两年,再睡两年。

    天好时,请让我也跟着好。

  • 无题

    2006-11-21

    Tag:心经

    总是过了时间,才会记起要吃饭。没胃口。要么接着挨饿,要么回家煮小米粥。剥个皮蛋或鸭蛋,简单凑数。鸭蛋里混进了苏丹红,同事忙着做这个稿子。人心又惶惶。一切与我无干。真要怎么样,随它怎么样。

    不会告诉母亲,跟不吃饭有关的一切。她会被气疯掉。电话里,她问我心情会不会还那样糟。怕了我的狗脾气。或许要来陪我呆几天。

    我想是不用的。心里的病,只有自己才能医好。已经拖累了老公,何苦还要父母再做操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