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慢生活

    2007-07-02

    Tag:色戒

    门关好,任凭谁,也请别打扰。

    宣纸往书桌上一摊,拿手抚,平了整了,笔尖轻蘸墨汁,随心行云流水。

    晓乐这样打发她的午休时间。

    或者,也会什么也不做。

    在那间坐览西湖的办公室里,面朝湖面发呆。收藏湖光山色从早到晚,情雨间善变的色差和情怀。

    所谓慢生活,听了那么多,离心最近的,大约如此。

  • 生字

    2007-06-28

    Tag:色戒

    单位给每人发了本《现代汉语词典》,多少年没碰过这么大块头的词典了,真是没了印象。这就像早也不动手写字一样,见着字典和词典这类古董书,面生不说,心里竟有些莫名发毛。不得不低头,残留于学生时代读书写字的惯性,已随着过往青春被无情抽离。

    办公室里一大半人因此吃了教训。一个针对错别字而展开的整风运动,让上到校对、编辑,下到记者本人,都要为写错字而掏腰包,一个字值50块钱,波及三方,至少要共同出资150块才好买单。

    我也难逃劫难,两篇稿子里的同一个错误,被扣了100块。是为了表达一个手机套餐价格优惠,且话费低廉,遂用了“优廉”。见报后,说这样讲是错的,只有“低廉”,没有“优廉”。偏偏没有去看每天一贴的纠错表格,所以第二天的稿子里,继续“优廉”着。

    贵是贵了点,但一百块买个“汉字不得重组”的教训,还是值得。事实上,真有一些略微生僻的字,都已不熟了。

  • 闷热

    2007-06-25

    Tag:色戒

    这才是杭州的夏天,不被热死也要时刻准备着到闷死为止。

  • 很惨,很凄凉

    2007-06-15

    Tag:色戒

    晚上八给J电话,她居然说:今天巧了,还能通,平时这个时候老早关机了。

    我急忙表示诧异。如果记忆对牢的话,她的作息应该是朝六晚十。对一个恋旧的人来说,很少会主动更改自己定下的规矩。

    J是这一型的。除非某些东西,迫使她不得不变。比如说,有人骚扰上门。

    希望是被我调侃中了,这样比较好玩。

    为了表明缘分天注定,那男的对J说,我们是初中同学,你不记得了么?估计那会儿是没正经说上几句话,加之J高中时,J举家迁移到我呆的那个县城,所以对此,她只是很茫然,不摇头,不点头,没作正面回答。

    往后的夜晚,手机会准时响起,那是一条重复再重复那三个字的短信。男的一点不嫌肉麻。据J说,他们甚至还没单独吃过饭(当然,是她不给机会),就这样直白地发起攻击。

    J觉得恶心。恩,听听也觉得,是不太靠谱。

    我说,那你回消息骂他吧。温和一点也可以,总之叫他死了心。换作我,肯定这样治治他。

    J说,不理会,他该知道是什么态度。觉得没趣了,自然就走开了。但眼不见为净,手机还是要关掉。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十二个小时不开机,短信自动不见。

    J是我最要好的女人;安静地呆在南边的县城;至今未正式谈过恋爱;属于小地方的七姑八婆热衷议论的对象;也有人夸她纯啊,或感叹她情商低。

    出的招术显然要高明得多。L说,这样是对的,要干净,不理会是最残酷的态度。

    那如果,他是真的爱上了呢!也只能,连对话的资格都被剥夺地一干二净?

    爱情是游戏,却无规则,无公平可言。唯有不爱,方能安乐安详,抵御自残,和他残。

    很长一段时间,我会觉得那个男的很惨,很凄凉。

  • 身体艺术

    2007-06-13

    Tag:色戒

    手臂向前的位置,早上起来开始痛。再试一次,曲身往下手点地,该死的还是够不着。

    看身体柔不柔韧,常用这个基础动作。有一次在家里小试一把,换来老妈一通嘲笑。谁叫我不行的她都行。

    两天前,终于动了念头,利索地换上行头,奔赴楼下的健身房学习“身体艺术”的课程。

    明明是一些瑜珈的要领,吸气啦,呼气啦,平衡啦。一个小时下来,终于明了,亲近自己的身体是多么困难。每天用它吃喝拉撒,却不一定有相通的密码。简单到,请它代为完成一个动作,费尽了周折也未必控制得了。

    当然,这里是以教练那柔若无骨的体态为样板。

    除了尾声的盘腿动作还算轻松过关,其余的简直可以说是丑态横生。真就搞不懂了,平时看起来还利落的四肢,怎么到这里就这样硬邦邦,任凭怎么使唤都只会直来直往。

    我知道,对于一个长年不运动的弱女子来说,不该定那么高的要求,给那么大的压力,扼杀了好不容易才被唤醒的活动筋骨的觉悟。

    所以,我决心不畏艰险,潜心修炼,倘若真练就了传说中的身心合一,保不定还能吞吐几口仙气。

    很拽地,逢人便说:嘿,伙计,请称我陈大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