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单行道

    2007-02-26

    Tag:色戒

    不知道半年还是一年前,家门口的文晖路被变成了单行道,从东向西,车水马龙,一波接一波地源源不断。这原本混杂的一条路,因为规则的介入,一下子融洽起来。

    没有了逆向而来的障碍,开车人把单行道当作飙车的好地儿。每到晚上,只消路口的红灯转绿灯,站在两百米外就会被一股很强的起场笼罩,紧接着,一条车龙呼啸而来,憋足了劲,铆足了马力,享受高速的快感。

    单行道之后,打车去单位就欠方便了。尤其是夏天,被热气熏得半死不活时,只想一出小区大门,招手就能把自己塞进空调车厢里。方向相背,徒增路程不说,一堵车,要耗费额外的时间。这个时候,就想着能不能碰上一胆大心细的司机,说:嘿,逆向吧。

    只有一次,乐清来的JP,驾龄不长,交规也不熟,在晚上八点间狠狠地逆向了一把,边开边纳闷:不是说杭州路堵的厉害吗?这一路上,前后怎么都不见车的影子。

    小时候,教数理化的老师总是强调,同学们,找找你们的逆向思维吧。对思维而言,逆向是一种本事,拥有这种能力,永远占尽上风。人生不过一场游戏,游戏规则如果规定只能东向西,南向北,左向右,反之就要吃苦头了。

    走在这条单行道上,老会想着,过往这二十多年走过来,有遗憾,会后悔,可能当真反悔,重新走一遭吗?

    逆向重来,算是逃避,还是人们常说的勇气?

    越觉得,人是为解决一个接一个矛盾活着。有的人喜欢直来直往,各个攻破;另一些人则能先区分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平衡其中,最终融化于无形中。

    都是处世之道。若不行,就留着自个儿承受吧,谁又要听你讲什么理由。

    是不是,如果每个人都是单行道上的跳蚤,归依自己的宗教,所以,单行道没有如果可以逆向重来?

  • 年没了

    2007-02-22

    Tag:色戒

    后来,我卸下伪装,在润物细无声时,绝处逢生。

    没了骨骼,那或者也没了灵魂。谁的世界里,容得下我的天涯海角,无处可逃。

    不回首,亦是无奈。正月初四过了。年没了。我长大了。

  • 过年

    2007-02-18

    Tag:色戒

    凌晨1点40分,看到了丹青11分钟前贴的烟花图,黑夜是一汪苍穹,上面游过一条条小鱼。那是北京的除夕夜。

    我们这,外面终于消停了,在长达四、五个小时的轰鸣声后。火药味缭绕满城。因为烟火,城镇像被洗劫过,他们腾空而起,最后砸向地面。

    打仗该也不过如此吧。

  • 幸福的难题

    2007-02-06

    Tag:色戒

    她们打来长途电话,问,妞,还好吧?

     

    当然好。只有反复反复:吃好睡好,是真的不错。

     

    这一个暖冬。阳光把这个沿海城市滋润得美仑美焕。连着两个礼拜,我跑去那个

    叫西湖的地方,把周末时光填得满满当当。

     

    中间,还逛了花店,书店、衣服店。把花带回,把书带回,把新衣服穿上,显得

    我与即将到来的季节一样,让人期待些,成熟些。

     

    接下来,我将解决一个幸福的难题:回家时,该为你们奉上什么样的礼物。那我

    喜欢你们也中意的。

     

  • 花都开好了

    2007-01-23

    Tag:色戒

    《花都开好了》的另一版本,作曲人左安安唱的,更好。

     

    好在曲调更迷离,嗓音更性感。我被打动了。

     

    昨天,看到YF在洗手间门口,扔掉大把枯萎的百合。花不是她的,是同事小Q的。

    小Q不在,腐败后,花的味道实在太臭,YF忍不住这样做主。

     

    很难闻,真的,光鲜不再的异味。

     

    我说,可能是没有换水的缘故。

     

    YF说,说明送花的人不被珍惜。

     

    歌词里说,花都开好了,世界完成了,没有遗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