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水瓶小猪

    2006-12-16

    Tag:色戒

    如果注定要延续香火,终将有个小孩,那么,请赐于我一只水瓶座的猪宝宝,好么?

     

    那种冷静、温和且浪漫得一塌糊涂的小猪。像他爹一样。因我而生。做我毕生毕生的男人。

     

    这应当就是传说中爱屋及乌。原先还没察觉到。直到这殷切的心理,时不时要燃起希望的

    光,才晓得,原来自己爱得如此之深。

     

    然后,会很崇拜自己,屁颠屁颠地跑到猪老公前面,邀功:跟你一模一样的小猪,好好?

     

    在还没被这莫大的成就感冲晕前,他通常会守到最后一道关卡:不要吧。

     

    说是为我着想。生小孩很苦的,养孩子那叫艰巨,多受罪!我清楚着呢,他是想多点时间,

    多点时间,精进勇猛地修行。而小孩,只会把下半辈子都陪上。

     

    基本上,我也接受。只在极度空虚时,憧憬着两猪一狗的家庭格局,多好玩。

     

    这些个美妙的幻觉,在下午两点的满觉陇,被林小林彻底破灭。

     

    在江南驿吃过午饭,不用动身,接着晒太阳。由种种变局,说到了生小孩。是女人都知道,

    这才是改变人生的最大变数。

      

    其实,击破的只是我的喃喃自语。生小孩!一个时常可以用来避世的理由,够充分,却不

    数。这是我最近发现的。就像林小林说的,到时,可以名正言顺地颓废下去,不必为写

    不出稿发愁。一旦碰上谈稿或催稿,不乐意的话,完全可以用“我要吐了我要吐了”来打

    住。

  • 薪酬改革

    2006-11-20

    Tag:色戒

    开大会,说下月起要实行薪酬改革。对事业或半事业单位来说,这算比较时髦的

    动了。

    本报人都肚明,是集团的意思,委任本报作改革的先行者。

    100多号人,填满会场。没人知道什么叫薪酬改革,也少有兴趣,到底怎么个法。

    理论上讲总是越来越规范的,打破大锅饭,建立新的分配规则。

    老同志们嘀咕,类似这样的,之前搞过N次,最后都是不了了之。

    说白了,都是有产者制定的游戏,底下人的任务就是陪玩。

    Y总讲了很多,听不懂,认真做笔记的同志更是被搞得云里雾里。我一向讨厌复杂

    玩法,再掺点数字,铁定要晕。

    一个半小时的会,跟自己有关的,最后总结为两条,一是同为记者,也分25档,计

    薪酬;再者说到未来,如果单位效益好,加上你还没被踢出门,哪怕是最底层,也有

    15W的年收入。

    这让在座的所有人热血沸腾。真的么?那可是15W15W呐。脑子已经犯糊涂的人,

    像我,完全想象不出15W的样子,只好开始算当下拿了多少万,再作反比。

    会毕,办公室里的兄弟姐妹们依旧在惊恐中憧憬着:快,让15W砸到我头上吧。

    似一场共同致富的盛宴。总有冷眼旁观者,说:别相信,骗人的。

    想想也是。财务尚不独力呢,改革薪酬不显得讽刺么!再要就是,听清楚了,开场

    白的言之意:让那部分人先富起来。

    其实是富者越富。换言之,劫贫济富喽。

  • 冬天来了

    2006-11-19

    Tag:色戒

    冬天来了。杭州有比成都的好。这里有遍地的阳光。

    冬天来了。成都有比杭州的好。那里有满街的火锅。

    冬天来了。没有阳光和火锅,不知该怎么过活。

    冬天来了。我被留在杭州。晒正宗的太阳,吃不地道的火锅。

  • 周末生活

    2006-11-19

    Tag:色戒

            又一个周末没了。要说当下的日子还有的盼头,都聚拢在这一天。
            时间少,所以计划看起来总是满满当当。
            就从昨天下午开始说起吧,早上的时间都贡献给被窝了。
            先去开了个会,东软和新加坡的一个高新合作项目。一排记者,对面是一排新加坡人,有政府高员,有协会主席,还有几位某知名跨国企业亚太区的老板。个个都儒雅得一塌糊涂,至少看起来如此。除了那位主席长能中文交流,其余几位只能中英搭配,总是别扭,最后索性英语到底了。
            强的是那位翻译小姐。坐在我斜对面,一边听笔端一边飞快地在纸上飞舞。使劲往那边瞟,想看看她记了些什么,能在翻译时行云流水,流畅得不断一个章节,不管中译英,还是英译中。最后只零星瞄到几个符号,想想,估计是与我们上学那会学的速记差不多。
            可能是见的世面太少,像这样强悍的翻译还是头会碰上。表述的中文比咱到位,说的英语完全听不懂,羞愧地只想撞墙算了。
            惆怅地走出会场,临近四点。赶紧地,去边上的枫林晚,给要订婚的小女人挑几本书。
            三、四个月没进书店了。一个是家里实在没有给书们腾的地儿了,再有就是,尝到了网上购书的甜头,渐懒了。
            可只有真的进了书店,才能享受到购书的乐趣与满足。天已暗,还下着雨,要赶去饭局,容不得多逛了,挑了几本书,付了钱准备走。
           找不到放在门口的雨伞了,居然。真是霉,逢雨天总这样。看那服务员懵懂的眼神,实在不好说什么,料定是哪个登徒子换了去了。临睡前,还想不懂,读书之人竟会为一把雨伞而偷盗,值么?
           去饭局之前,还得干件事。那个花店刚上柜的向日葵,很新鲜,买一束带去吧。折腾了二十多分钟,搞定。包装好了,还真是漂亮的,这是第一次送花哦,大大的成就感。
           边上还有一束郁金香,也漂亮,想着带回家几束养养,一听价格,贵,25一朵,缩回去了,等等再等等吧。
           终于可以直达D哥家久候的火锅大餐了。可怜我不吃鱼,也忌讳海鲜,弄得D嫂不能拿鱼和梭子蟹做锅底,相当没有成就感,最后只能临时抓一壮丁,火速搞出一盘酸菜鱼。
           他们靠运河边的小屋被捣腾得很温馨,在阳台上还能看到我家的楼顶,真是奇妙,我说以后有事,就直接爬到屋顶上叫你。D哥说放烟花吧,好认。整修之后,运河两旁的夜景很迷人,一派灯火阑珊,在这散步,浪漫指数也不比西湖边少。就是午夜会吵,轮船来来往往,带过阵阵马达声,火得D哥几次凌晨点三点要打市长热线告状。
            饭毕,苹果笔记本成了焦点。D哥简直就像一业务娴熟的推销员,一遍一遍地演练这机子,解决在场人士提出的种种疑点。那个界面是活灵活现的,D哥指着一个窗口说,看,这样这样,只见他鼠标一动,那窗口便“倏”地一声窜进角落,我们几个一齐“哇”了一声,有点受惊的样子,还有遥控指挥呢,高级死了。
           就在几人被忽悠得晕头转向、芳心大动之时,一旁忙着发邮件的D嫂忽然冒出一句:苹果可用不来博客。
           这这这,直接掐灭了我换机的欲望。

  • 2006-11-15

    Tag:色戒

    “她不一定漂亮,但一定有在众中被你一眼认出的气质。

    她自给自足,放纵自己尽情地享受生命的乐趣,又清醒地保持灵魂的明净。

    她会为一瓣花而心醉,像一棵树感受清风,树叶摇曳着一声叹息,在简单中蕴藏

    最深的宇宙。

    她看到了生命背后的黑暗,深知阳光与夜的交替,死亡如影随形,但永不绝望。

    她本能地拒绝贪婪,她的心像埋藏了千年的莲子,历尽沧海桑田,洞彻世事烟云,

    依然会鲜活地从沙土里开出花来。笑声和细语如冬日暖阳,化解心中坚硬的块垒。”

     

    这是小尼找来的美国心理学家弗洛姆《爱的艺术》里讲的。

    我们都希望成为这样的“她”,很难很难。